我敢打赌,你一定会笑着看完最后半小时

【本文首发于“架空”。】

说到今年的“爆款”电影,绝对绕不开《摄像机不要停!》

这部日本的小成本电影有多神?从只有2家影院肯放映,到上映半年后依然有200多家影院愿意排片,用仅仅300万日元的成本,到11月已拿下了超过30亿日元的票房(相当于18万人民币换来了1.8亿人民币),并且还在增长。

无论在本土还是海外,口碑通通爆棚,各个电影节上提名不断,各国发行商力求引进,看架势《摄像机不要停!》仍会在黑马之路上继续狂奔下去。

(PS:这是一部知道越少看完越惊喜的作品,如果你还没看过,建议观影之后再来读文。)

 

不过,若是抱着欣赏一代“神作”的情绪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观看此片,不出半小时你肯定会崩溃——这拍的是什么鬼东西?!

一个拍摄小组去废弃净水厂拍“僵尸片”,结果真的出现了丧尸,导演为了追求真实感坚持拍摄,最后只剩女主一人活了下来,接着《ONE CUT OF THE DEAD》(一尸到底)的字幕就出来了……

Excuse me?虽然有“一镜到底”的噱头,但是烂俗的剧本、浮夸的表演、粗糙的布景、摇晃的镜头、简陋的制作充斥全程,要多low有多low,如果不是因为电影才过去37分钟,加上许多人给了“一定要看完!”的忠告,估计八成观众会坚持不下去。

开头这个粗制滥造的“短片”只是抛出了一个问题,37分钟后正片才算开始。

 

【警告:前方全程深度剧透!】

 

日暮隆之,一个普通的三流小导演,平时拍些综艺VTR和MV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因为“性价比不错”被电视台领导看上,请他拍一部“大制作”。

要求是:僵尸片、现场直播、一镜到底。

WTF?我虽然是个任人揉捏的小人物,但这种条件严苛、明显没人愿意拍的胡闹企划可糊弄不了我,一听就是部烂片,不接不接,打死都不接!

妻子晴美对此并不意外,“对嘛,我想你也没那胆量……”

工作马马虎虎,生活得过且过,唯一能让隆之感到欣慰的就是宝贝女儿真央了……无奈她又是个不省心的“刺头”。

真央梦想成为一名伟大导演,对自己对别人要求都很高,可她在自个儿摄制组的地位还不如老爸呢,口气那么大,自然四处得罪人,还得做爹的不停替她赔礼道歉。

隆之低声下气帮女儿擦屁股,真央反过来责怪父亲为人处世没原则没追求

正巧,隆之发现女儿最近很迷的“老公”神谷准备出演电视台那档节目,为了哄女儿开心,隆之便接下了不靠谱的企划——结果等真准备开拍了,隆之才发现这活比预想的还要令人崩溃。

出演女主角的松本逢花,一个娇里娇气又装腔作势的小姑娘。

拍肉搏戏怕脏,拍哭戏要滴眼药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会用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难以拒绝。

演男主的小鲜肉神谷和明,整个剧组里就数他架子最大、主意最多。

设定有问题啊,剧本没深度啊,简而言之,别人干的事都太次,只有他说的话才是真理。

演摄影师的细田学是个无可救药的酒鬼

明明酗酒问题都闹到妻离子散了,他还是不知悔改,在剧组会议上醉倒也是没谁了……

演助导的山之内洋是个存在感极低的小透明。

说话轻声细语,处事谨小慎微,弱不禁风的弱鸡样子让人怀疑他能不能扮演丧尸。

出演录音师的山岳俊助则是个要求特别多的事逼。

我只能喝软水,喝了硬水就要拉肚子,拍摄现场有多少厕所、位置在哪儿都给我标出来,我怕我要拉肚子。

扮演导演的黑冈和扮演化妆师的相田一看就是来玩票的。

带孩子、做和事佬什么的都是他们搞出来的,一不留神又顾着自己玩了,你们到底是来排戏还是来度假的?

剧组摄影师谷口智和也不太让人放心,半个小时一镜到底是件体力活,偏偏他又有腰疼的毛病。

助手松浦早纪倒是很想替他掌镜,但谷口的态度是“你想都别想”。

《ONE CUT OF THE DEAD》这个破企划本来就先天不足,再配上这样一群“牛鬼蛇神”来唱戏,绝望的隆之都在怀疑电视台是不是一开始就放弃了……

没办法,烂就烂吧,本来也没指望好到哪儿去,硬着头皮拍完了事——没想到,黑冈和相田玩着玩着玩出了婚外情,还一起出了车祸没法赶上现场拍摄,导演隆之和带着女儿来探班的晴美只能临危受命,出演“导演”和“化妆师”。

《摄像机不要停!》至此进行了第一层解谜,接下去最后半小时,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前方高能预警!!!】

 

眼见剧组临阵换将,男主(又)提出要停拍,导演好说歹说把他哄满意了,这才打消了他撂挑子的念头。

OK,各单位准备就绪,action!

镜头内:导演很不满意男女主演的表现,痛斥了女主演戏太差、人生有多虚伪,回头又打了男主一巴掌,直言他在拍戏时有多么不配合——唔,导演的演技不错啊,情绪挺到位的。

镜头外:这部戏是我的作品!老子忍你们两个很久了!早就想这么干了,痛快!

镜头内:在休息时,“化妆师”向男女主讲述了净水厂曾是日军进行人体实验秘密基地的传闻,可说完后就没台词了,在一阵迷の沉默后,三人开始了尬聊,“化妆师”还主动展示了自己正在学习的防身术……什么鬼?!

镜头外:本该以丧尸形象出场的“酒鬼摄影师”又双叒叕喝醉了,直接倒地不起!剧组在紧急处理之余只能提示三人“有情况,想办法撑时间”。

眼看着镜头前几个人尬聊快要把整部戏给带偏了,后台工作人员急得大喊:“导演,场面快控制不住了!”

导演这会儿豁出去了,硬是摆弄着一滩烂泥的“酒鬼摄影师”回到了位置上。

镜头内:“酒鬼摄影师”以丧尸之身再次出现了,鲜血淋漓、四肢无力,还突然吐了“弱鸡助导”一脸。

唔,演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尤其呕吐一幕蛮有想法,而“弱鸡助导”小哥的惊惧表现也很真实。

镜头外:“酒鬼摄影师”四肢无力是因为他真的四肢无力,全靠隆之在身后摆弄,他的吐呕吐是真吐,“弱鸡助导”也是真的被吓坏了……

这才开始多久,演员就频频脱离剧本表演了……即兴演出也罢,不搞砸就行。

镜头内:“弱鸡助导”死后,刚刚三人立刻进入了惊慌失措的状态,唯有“录音师”很镇定地坐在一边,接着又不顾“导演”的阻拦执意冲出门去。

喂喂喂,在不说明缘由的情况下出现这样一个角色本就十分违和了,还要不顾一切冲出去送死,太没逻辑了,什么扯淡剧本。

镜头外:“录音师”不慎在开拍前误喝了硬水,忍不住要拉肚子……

导演的阻拦是真的,“录音师”被其他工作人员抓着不让拉屎……他发出的惨叫自然也是真的。

镜头内:“导演”要去追反常的“拉稀录音师”,还对着镜头下令“继续拍,不要停”。

嗯?按剧情现在不该是你担任“摄影师”么?就算是想“打破次元墙”也不是这么玩的啊,莫名其妙。

镜头外:这一段已经完全跳出剧本了,“拉稀录音师”是衔接下一段剧情的关键人物,没了他,剩下几个人就不知所措了,只能继续尬聊,正当制片人下令停拍时,一旁观摩的真央突然上前改了剧本,硬是把戏接了回来。

小女儿当初是因为男主才通读剧本的,没想到在此刻能以导演和编剧的身份为男神拍戏,“顺便”帮父亲解了围(侧面说明这部戏有多“随便”)。

镜头内:逃出室外的女主和“弱鸡丧尸”在草地上展开了一场大逃杀,镜头忽然以贴地倾斜的角度进行了拍摄,并一直持续到他们消失之后……

唔……好吧……用这种有卖弄成分的镜头也不是不行,可人都跑了,镜头咋还没动呢?

镜头外:“腰疼摄影师”的腰“套牢”了,直勾勾地瘫在了地上,只能用这样的角度。

眼看镜头再不跟上就要出事故了,“眼镜小助理”这才得偿所愿,美滋滋地接过摄影机拍出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镜头内:女主疑似被咬伤,“化妆师”决定铲除隐患,她突破男主、“酒鬼丧尸”、“弱鸡丧尸”的阻拦,一路追杀到了天台,一副“挡我者死”的模样。

嗯!虽然看上去夸张了点,但“化妆师”的神情举止还是很到位的,如果男主能演得别那么怂就更好了。

镜头外:“化妆师”曾经做过演员,之所以退役(准确来说是被驱逐封杀),正是因为她拍起戏来太忘我,根本分不清楚戏!里!戏!外!

这一连串追逃看似流畅,实际上完全脱离了剧本,“暴走化妆师”抱着真要杀人的念头去追女主,并在镜头内外先后击退了所有想阻止自己的人……

镜头内:在男主阻拦“暴走化妆师”的时候,镜头长时间聚焦在发出尖叫的女主身上……长到了每个人都觉得不耐烦的程度。

搞什么啊,你们会不会拍戏?故意避开重点场面,给人看这么无聊的内容?

镜头外:所有人正竭尽全力阻止假戏真做的“暴走化妆师”呢……

导演好不容易勒晕了“暴走化妆师”,还得迅速布置好她被男主反杀的场景,这个速度已经算快了。

镜头内:落荒而逃的女主躲进了小屋,并在一只不见面目的丧尸面前躲过一劫。

说句良心话,此幕是这出糟糕“僵尸片”里少有的优良镜头了,又有恐怖气氛又有未知悬念,还不错。

镜头外:由于剧情必需的道具斧子插在晴美头上了,剧组只能出“下策”,让工作人员“带腿妆”去提醒女主在门前捡斧子。

我*!你们还我的好评和感动!

镜头内:到了最终的高潮戏,女主不得不像之前拍戏时那样亲手杀了已变成丧尸的男主……男主在女主的啜泣央求下暂停了……三次?

我们都看得出来,这是要设计一处首位呼应,可暂停一次也够了啊,连停三次,这丧尸还是声控的不成?

镜头外:之前为阻止“化妆师”的暴走,剧组不小心把辅助拍摄最后一个高空镜头的摇臂摔坏了,真央便想出了叠罗汉“架人梯”的主意。

导演为了让那边做好准备,正不顾剧情逻辑死命拖时间呢。

镜头内: 女主走到了用血画成的五角星图案中——正是画在天台上的血咒让丧尸苏醒。在女主的回身仰望中,《ONE CUT OF THE DEAD》完成了最后一个场景的拍摄。

呼……总算结束了,这拍的是啥玩意儿,最后一个俯拍还晃得那么厉害,差评差评。

镜头外:整个剧组能来的人都来了,他们一起组成了一支“人肉摇臂”,完成了本不可能完成的“四公尺高空拍摄”。

搭配镜头外状况百出的艰辛拍摄,再去看镜头内尴尬糟糕的剧情过程,感觉完全不同了。《摄影机不要停!》好就好在剧情前后能让各种细节“反转”形成对应,整个观影过程如同不断挖宝一般妙趣横生。

然而影片的优秀不仅于此,更棒的是,它让观众收获到了一份平凡而又珍贵的感动。

磕磕绊绊完成大半拍摄后,最后一个场景却不能拍了,制作人的想法很“实际”也很“合理”:改变镜位试试,不行的话删掉好了。

“不要紧,没人会看那么仔细的,一档电视节目而已,顺利播完才是重点,不用太讲究。”

并非制作人不讲究,而是现实如此,瞧瞧电视台内部看直播的领导们就行了,该质疑的质疑,该走神的走神,该玩手机的玩手机,不就是绝大多数观众的真实写照么?

可万一有人注意到了呢?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没有观众注意到,自己就可以随便糊弄过去吗?

在拍摄过程中,短片数次面临停拍的威胁,导演和小女儿用他们的认真与坚持换来了“一镜到底”,这种执着精神也渐渐感染了其他原来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儿的人,娇气的女主真的哭出了泪,畏缩的“弱鸡助导”、掉链子的“酒鬼摄影师”和“拉稀录音师”、耍大牌的男主,甚至是一度要放弃的制作人齐心协力帮着架起了人梯。

当导演喊出“CUT”后,大家瘫倒在地大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每个人脸上露出的笑容是最真诚、最满足、也最畅快的。

与此同时,影片还完成了另一条故事支线——日暮父女的和解。

真央长大后一直嫌恶父亲拍的东西,本该是一家人看隆之摄制的节目时间,她却只想换台。

在她看来,父亲的“作品”虚伪、空洞,充满了对现实的妥协和效益的追捧,毫无艺术追求,甚至是起码的尊严……而这样的父亲还妄图来教育自己“社会的道理”。

隆之当然不是真的没想法、没追求,无奈形势比人强,他只能学会习惯点头哈腰,看着往昔怀抱“梦想”的父女合照黯然哭泣。

说白了,这个三流剧组拍摄完成《ONE CUT OF THE DEAD》确实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但这改变不了它依然是部烂片的实质。剧组成员们付出的努力,对于不明所以、嘻笑怒骂的观众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除了他们自己。

导演让一部原本会“流产”的作品“诞生”了,尽管是个“畸形儿”,但他用实际行动,向女儿证明了自己还保有那份珍贵的初心

女儿把儿时的照片递给了父亲,用微笑告诉对方:这个扛起她完成“不可能拍摄”的男人仍旧是自己的英雄和偶像。父亲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无论如何,这就够了。

 

影片结尾出字幕的花絮镜头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摄影师在拍摄丧尸女主追逃镜头时摔倒了,而拍花絮的摄影师也摔倒了……

这不仅说明了《摄影机不要停!》是一部匠心独具的“戏中戏拍戏中戏”,也反应出戏外剧组有着和戏内剧组一样的热忱。

本片导演上田慎一郎没有受过电影相关专业的教育,还曾经欠了很多债并无家可归……但这一切都没改变他对电影的热爱,拍这部片子“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个剧组里里外外也都很“廉价”:大部分演员都是导演的朋友,饰演日暮隆之的滨津隆之靠做兼职维生,女主秋山柚稀在演艺圈一直不温不火,属于“友情出演”,服装是大家自己剪出来的,特效化妆也没有投入太多,戏里导演隆之的房子就是戏外导演上田的房子,毕竟预算才那么点……

当一件事,做好做坏都无所谓时——做坏了不会挨骂,因为没人抱期望,做好了也不一定有人欣赏——我们扪心自问,有多少人还能付出真心去努力?

《摄影机不要停!》用一句发自肺腑的“问心无愧”,传递了一份平凡质朴而又积极温馨的信念。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