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996.ICU被多家国内公司的浏览器列入黑名单

自996.ICU开源项目开放以来,这个项目立马在程序员内部引起共鸣,短短几天内Star量攀升至15万,各种类似于996周边、开源协议倡导也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就在这个项目进行中,国内IT厂商也迅速发起了反击。

996.ICU项目是一位匿名人士在Github上建立的项目,项目名字调侃近些年IT界流行的一种工作制度:996是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或不到),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名字非常形象的形容为只要你天天996早晚进ICU,非常真切的反应了现代加班制度下许多员工过劳死在工作岗位的现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一再强调: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众多国内IT企业为了业绩,以劳动薪酬和绩效工资为胁迫,要求在企职工被迫自愿加班。而且自2010年开始有企业实行这项工作制度以来,尤其是在近些年经济下行趋势中刺激,有更多的企业要求职工提供无偿加班作为一种企业文化,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劳动法中数条法律规定,相反有些企业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4月2日,《中国青年报》以标题为:被“996”围困的年轻人 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发表了文章声援996.ICU项目,然而项目在拥有15万Star后,日前有人在项目中pull request,request中明确指出国内几大IT厂商在其发布的浏览器或者安全卫士中屏蔽或者标记996.ICU的github项目页为违法内容。

 

目前有网友测试,在国内基本主流国产浏览器均无法正常访问996.ICU的页面,Edge、Firefox、Chrome等主流浏览器目前不受影响。
网友反映被屏蔽连接: 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pull/24891
中青报刊登相关文章:http://zqb.cyol.com/html/2019-04/02/nw.D110000zgqnb_20190402_1-02.htm
996.ICU中企业有明确证据的黑名单: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blob/master/blacklist/blacklist.md

 

最近,程序员界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此举立即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所谓的996是指从每天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而“996.ICU”意为“工作996,生病ICU”。

在互联网公司,996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最近裁员风声此起彼伏的背景下,996工作制成为一些企业逼退员工或是变相增加KPI的手段,再次引发大众关注。有媒体采访了9位经历过996的员工,“进公司的时候太阳还没升起来,走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是他们生活中的常态。

今年年初,有互联网公司宣布将推行“995”工作制,也曾引发争议和讨论。这一在互联网行业公开的“潜规则”遭遇抵制,应该不是偶然。可能有两个直接原因:一是,相关行业从业者的不满已经积聚到了一个临界点;二是,在当前的经营压力下,不排除有公司“变本加厉”地提高了工作强度,从而导致员工意见反弹。

在法律意义上,996工作制的合法性显然是存疑的。它直接把加班转换为对员工的正常工作时间要求,甚至对这种机制进行话术包装,赋予其某些文化、道德色彩。比如,愿意接受的被视为工作积极、有闯劲,有梦想,而配合不积极的则可能被斥责为贪图安逸、得过且过。在此背景下,个体要对这种机制说“不”,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说法称,找工作是双向的,不接受996工作制可以跳槽到其他行业。且不说这种说法回避了员工维权的正当性,也忽视了今天的996工作制已不只是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独有现象,而在向更多行业蔓延。

此次程序员们的集体反弹,到底会获得怎样的回应,现在还不好说。不管怎样,这一现象应该启示劳动监察部门,过去谈论劳动者权益保护,似乎多针对农民工这样的弱势群体,然而现实证明,在“高大上”的互联网公司上班的程序员也可能遭遇劳动权益保护的危机。特别是部分企业以996工作制作为变相赶人的手段,劳动监察部门应该有更积极的关注和介入。

对于996工作制的关注,还可以进一步拓展至当下中国年轻人所承受的社会压力。就在最近,一则普通新闻在社交平台上被广泛转发:一位小伙骑车逆行被拦后突然“崩溃”,怒摔手机后嚎啕大哭,称自己“压力好大,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尽管这只是一个极端个案,但是,大量个案汇集成现象,再加上一些大数据统计结果,应该让社会对年轻人的压力有更多审视。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大约为5小时,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有统计结果称,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而且发病率近年来呈逐年上升趋势……

上述现象成因各有侧重,但结合996工作制、高房价、低生育率等社会现实,都不难让人联想到当前年轻人面临的压力。曾几何时,我们把韩国、日本看作典型的年轻人压力较大的国家。现实表明,中国社会也正在进入年轻人压力“爆棚”的时代。的确,“没有哪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但无论从现实,还是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看,不可忽视年轻人承受压力过大所衍生出的社会负面影响。年轻人需要奋斗,但社会中忙得“像是被定好闹钟的机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未必是幸事。

当然,为年轻人减压,绝不只意味着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也不只是某个行业和企业的责任。如何从社会系统层面为年轻人减压,是时候在宏观层面予以正视了。而996工作制遭遇反弹,仅仅是一个预警。

任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