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风骚律师》S4E3:一些龌龊,一些美好

第三集时长偏短、内容较多,有预料之事也有意外之喜,私以为是内容驳杂又表述纯粹的一集。

正因如此,本集主题挺难讲的,直到发现标题“something beautiful”,才觉得这两个词格外切题:纵使有些龌龊和下三滥的阴暗浮现,但依然有不少明亮的东西存在于麦克、古斯塔沃、金等人的心里。

被安排的剧本

维克多和泰勒斯两人伪造追车枪战、杀人灭口的现场,足够细致了。

可怜的阿图罗,自然成了关键道具。车子后备箱里放有大量疑似液体冰的东西,可以理解为替尸体“保鲜”,让萨拉曼加家族难以判断阿图罗的具体死亡时间。

但这儿有另一个说法:里面可能还混有其他渠道的毒品甚至是制毒原料,本来就是搅混水,假若再让人怀疑阿图罗等人吃里扒外,形势估计会变得更混乱(但从后面的戏份来看,可能性不大)。

维克多和泰勒斯倒学了他们老板的三分神韵,人狠话不多,把纳乔打个半死后各自甩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好不容易“收服”了纳乔,可以打入萨拉曼加家族内部,就不怕弄巧成拙打死他么?还真不怕。

对古斯塔沃来说,与其让受了轻伤的纳乔轻易回归,可能使贩毒集团起疑,还不如冒着让他有死掉的风险,打入这颗“安全”的棋子——毕竟只是个二五仔,侥幸活下来能锦上添花,就算死了也不会影响大计。

行家对行家,光头双子纵使有所疑惑也只能先按下不表,毕竟他们不是干侦缉破案的,还是先救治有性命之虞的纳乔要紧。

“万能”的兽医卡尔德拉又出场了,他帮纳乔捡回一条命,但肩膀上的子弹却没法在汽修店里取出来了。

卡尔德拉的意思很清楚,纳乔现在只能算苟活,真想万无一失保一条命,最好去正规医院做检查,能做的他都做了,纳乔只能自求多福、听天由命。

末了,卡尔德拉还不忘悄悄给纳乔耳语几句,希望“永不再见”,个人猜测,兽医是灰色掮客,对贩毒集团而言顶多是个帮过一些忙的外围人员,这才有底气说出“想抽身”的要求。

其实卡尔德拉的心思何尝不是纳乔的心愿呢?可现在越陷越深,他当然也受够了,但他出得来么……

在首集的评论里,我觉得“炸鸡叔”会先利用一下潜在矛盾因势利导,最后再火上浇油兴风作浪,没想到他一上来就用了见血的大招,炮制一出令整个集团都头大的血案。

按照Cartel集团的想法,运输归炸鸡店,分销归萨拉曼加家族,即便古斯塔沃的权柄进一步增加,但好歹术业有专攻,相互牵制之下,他们总能掌控……

长期的安逸和毫无头绪的袭击却让博尔萨开始乱了阵脚,出于老成持重的考虑,他只得作出装空车、静观其变的决定。

可目前存货撑不到一星期,后面怎么办?已经越来越信赖且依赖古斯塔沃的博尔萨便“很自然”地进一步放权:你自己先找个本地供应商,对付一阵子再说。

博尔萨是上级,可以大手一挥下达命令,古斯塔沃作为小辈,却不可以轻易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和本职本分:这不合规矩啊,从外人那里拿货是埃拉迪奥明令禁止的。

“这是我的意思,老大那里我会想办法。”——等的就是博尔萨这句话!除了从见第一面开始就看自己不爽的赫克托外,Cartel集团其他人(尤其是博尔萨)都已渐渐对古斯塔沃渐渐放下了戒心,把他当成了自己人,此次突遭意外、事急从权,可就把孙猴子身上的五行山给搬掉了。

一想到《绝命毒师》里Cartel集团只能恫吓却不敢杀“炸鸡叔”的行为,就嘿嘿了……

至真至纯

古斯塔沃找盖尔的这段戏要独立出来说。

众所周知,盖尔是古斯塔沃资助培养的制毒师,是个醉心于化学研究的单纯技术宅,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古斯塔沃对这个唱着《元素周期表之歌》的人所露出的微笑,并不(全)是装出来的。

最明显的一处,便是“炸鸡叔”展现出了对盖尔“溶剂技术”的兴趣——其实盖尔还有些不自信,他也明白这些技术上的东西,非专业的人提不起兴致——可古斯塔沃就是很认真很耐心地听他说了,盖尔的暖意顿时大增。

而在《绝命毒师》S4E1中,看着盖尔像拆圣诞礼物的孩子那般摆弄制毒设备,古斯塔沃的喜悦和快慰同样溢于言表。

实际上,古斯塔沃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以炸鸡店老板身份示人时,露出的只是职业性的假笑……所以,最好的解释是,他真的很欣赏、喜欢盖尔。

此时盖尔已在古斯塔沃示意下进行制毒试验了,当然是市面上还不受重视的冰毒,其样品纯度在39%至58%之间,最高的有67%——照理来说也不差,但盖尔很不满意。

这种纯度的冰毒完全就是垃圾,只要有足够时间,自己就能研制出纯度更高的好货色。

同样出自《绝命毒师》S4E1,盖尔的制毒水平已达纯度96%,而老白的“蓝冰”却有99%+——所以,盖尔对白老师无限神往,因为这3%左右的差距,就是高手与大师之间的鸿沟,作为一个心无旁骛的技术宅男,“拜师学艺”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当时古斯塔沃并不打算与老白合作,在他看来96%和99%差别不大,而知根知底的盖尔要比老白“专业”多了,因为盖尔简单纯粹,老白却散发着阴暗和危险——无奈,盖尔眼里的“专业”只在于化学技术。

身为做大事的成熟男人,古斯塔沃完全可以否决盖尔幼稚的追求,但他最后还是允许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盖尔的言行举止触及了他心底唯一一抹温柔:好兄弟麦克斯。

当年古斯塔沃和麦克斯一个主经营一个主技术,以“穷人的可卡因”冰毒崭露头角,即便面对埃拉迪奥,麦克斯还是忍不住对化学研制头头是道,这份略显呆萌的纯真,保留到了他死的那一刻,然后镌刻在了古斯塔沃心里……

所以,“炸鸡叔”对盖尔一直很耐心,并没有把他当成普通的手下,他的勉励和指令也不全是出于对大计的筹划,他有一份精神寄托附着在盖尔身上。

可怜一代枭雄古斯塔沃·弗林,在情感上几乎没有破绽,但唯二两处弱点,都造就了他的覆灭:对赫克托的仇恨,令他身死;对盖尔的温情,则把死神带到了自己身边。

偷鸡摸狗

吉米确实想对复印店里的陶俑下手了,不过他的计划要比单纯的盗窃更高明:买个相似的便宜货万一出偷天换日,神不知鬼不觉地大赚一笔

吉米畅快地向麦克讲解了自己的计划,连带着五五分赃都说明白了,就等麦克点头同意,却没想到合作过多次的麦克这一回却拒绝了。

“计划没问题,只是不适合我,我觉得也不适合你。”简单翻译下:我认可你的能力和筹划,但我不愿意也不高兴这么做,你也不应该做这些

回想起麦克帮助吉米的数次经历(找钱、偷拍、做介绍),都有一定共同点,还吉米人情、不直接伤人、属于大计里的一环等等……而这一次在他们“两清”的前提下,吉米仅仅是让麦克做贼,而且纯粹是见财起意,没有其他特殊理由——太跌份了。

麦克拒绝后还特意向吉米致哀,吉米却情绪不佳地随意搪塞过去了……

此时在吉米眼里,只有那笔不赚白不赚的横财,其他都是虚的,可见他“进入身份”越来越快

最看好的老手不出手,吉米无奈之下只得求助卡尔德拉牵线搭桥,可是如此匪夷所思的好活儿,别人反而不愿接,眼见兽医苦苦解释未果,吉米情急之下亲自上阵,三言两语说服了对方。

什么“不让雇主和雇员双方直接接触”嘛,就你这水平还当灰色中介,你去拉皮条的功夫老子都能直接把人给卖了……(所以这就是《绝命毒师》里兽医没出现的原因?!

小偷艾拉按指示来复印店行窃了,大概是吉米的情报让他放松了警惕——进办公室不关门,手套还乱放,幸亏奈夫是个观察力不强的普通人,否则早发现这个做事不利落的梁上君子了。

住在办公室的苦逼奈夫有家难回,就因为他表达“浪漫”的方式,是给妻子买了个非常贵的吸尘器,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几句话下来,一个不得意的中年直男形象就活灵活现了。

通过这一细节,再结合之后吉米祸祸车子来帮助艾拉逃跑,我不禁有些同情奈夫了:同样是肥羊,以前是被吉米勾出了欲望骗来吃的,而这回单纯是看它蠢萌多肉就来咬上一口。

不管奇招烂招,能奏效就是好招——有惊无险地合作成功后,两个贼愉快地去准备分赃了。

其实有人已经认出,小偷艾拉正是《绝命毒师》第五季里出现的“杀虫公司”老板

当老白等人准备重新开始制毒时,正是索尔帮助两方人牵线搭桥的(所以兽医的饭碗真的被你抢了嘛?!)。

在索尔的介绍中,艾拉这伙人不仅杀虫,更是借着杀虫的便利四处踩点,方便贩卖情报或者自己择日行窃。

有趣的是,当麦克问索尔怎么认识这群小偷时,语气中满是鄙夷和不屑,而索尔却轻松地表明自己已经帮了他们5年了……

说不定,开“杀虫公司”还是吉米给艾拉出的主意呢,毕竟艾拉本集的表现有些业余,得有人替他开窍,这可能性还真不低。

失魂落魄

金在本集的表现大概最令人捉摸不透了,以下仅从我的理解角度出发来阐述自己的想法。

一开始,金还很正常地想尽快恢复工作状态:找了更专业的新助理维奥拉,但凡事都希望亲力亲为的金希望自己来写第一稿材料,并迅速讨论起了梅萨维德银行未来的收购大计。

原本一切风平浪静,直到老板凯文过来打了个招呼。

出于场面人的社交礼节,凯文很自然地在“死者为大”的大义上向金的老东家、自己的前合作伙伴查克致哀,“虽然有些过节,但他不该落得如此下场”,同时还询问了吉米的情况。

表面上,金的回应没有什么问题,可在她心里,一颗名为“内疚”的种子开始野蛮疯长了。

这时,凯文偏偏又让金一块儿去看模型,如果梅萨维德银行的收购大计能够顺利进行,那么他们的“旗子”就能插遍西南乃至全美,金的职业生涯也将水涨船高、迎来无限光明(话说,BCS这剧还真是喜欢用带“EXIT”的画面镜头)。

可金却走神了,还不是欢欣雀跃的那种……金丝毫没有“努力得到回报”的愉悦,反而透出一股淡淡的愁绪——这个有前途的机会是她从HHM从查克手上巧取豪夺过来的,他们虽不仁在先,可自己和吉米的作为也是不义。

得知查克自杀的消息后,金的心就开始乱了,上集她对霍华德大吼大叫,除了愤怒和不甘外,其实还隐含着惊慌和愧疚,所以才更需要“他们对不起我们”这一结论来给自己壮胆,给予安慰。

金的状态越到后来越不对劲,她干脆改口,让维奥拉写初稿自己再审核了……这是盼着自己出错,还是她开始慢慢抽身的信号?

突然提出要去一趟法院是个暂时没想通的伏笔,就不瞎猜了……

总之,现在金的言行看上去合情合理,但与她之前的工作态度已大相径庭。

如此放权,我不禁担心,金会不会在不久后也学吉米那样,来个破釜沉舟式的“自废武功”?毕竟,金的心肠可要比吉米软多了。

两类人

本集结尾的“读信时刻”是个小高潮。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把协议和信拿出来,可见她并没有长期掩藏的意思,只是想找个吉米心情好的时候再告诉他。

相比之下,吉米的表现就光棍多了……

钱多钱少对他而言并没太大关系,因为自己本就对查克的“遗产”不抱希望,所以吉米在得知拿5000美元后,轻轻松松就签了字,显然是无所谓的态度。

关键在于查克给自己遗留的那封信。

尽管开头那句话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查克留给吉米的遗书,但只要稍稍注意下信里的内容,就会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这封信里重点提到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吉米降生带给母亲的快乐,查克念过两人的兄弟情。

另一件是查克非常敬佩吉米这几年的成就,点明了吉米在HHM收发室安心工作的经历。

读信这一段,吉米语调平静,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波动,仿佛在读一篇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鸡汤文,而金从面无表情,到神情凝重,再到露出悲戚,最后失声痛哭,形成了鲜明对比

吉米在阅读前就说了,这封信没写日期,所以写信的时间点有待商榷。

而查克的屋子早就烧得一干二净,显然,这封信是在未被大火波及的杂物室里找到的,被霍华德当成查克对弟弟的遗言交给了吉米。

信中查克对吉米的语态固然有些高高在上,但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亲近了,再结合内容就不难发现,这是吉米在HHM收发室工作、查克还不知道弟弟在偷偷考律师时写的——那时,大猩猩还没端起机关枪,而是安分地发香蕉,他为这样的弟弟骄傲。

可以说,这是兄弟俩成年后关系最好的一段时期了,以至于查克都忍不住想强调一番兄弟情了……但最后,他还是连这一点善意都要吝啬。

如果这封信真是查克留给吉米的遗书,如果里面真是一些让吉米难堪的言语——就像金在霍华德面前希望的那样——那金或许还会好受些,可它什么都不是,金仅剩的那点小确幸也没了。

个人觉得,直到此时吉米还处于“心理自我保护机制”状态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他就是放下了,对查克无动于衷了——但金似乎不这么想,除了查克的自尽,她又把吉米的淡漠归咎到了自己身上……

尽管两兄弟间的恩恩怨怨于她来说没有太多关系,可金忍不住觉得自己负有一定责任,她知道的没有吉米多,她也不像吉米那样“拿得起,放得下”。

吉米和金两个人分道扬镳的隐患,在此时终于慢慢浮现出来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