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风骚律师》S4E4:是什么人,说什么话

剧情渐入佳境,随便一帧眉眼、一句台词都能触动到你。本集题为“Talk”,顾名思义便是说话交流的艺术。由于性格、脾气、身份、环境等差异,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有所不同……这种事儿,没有最合适,只有最适合。
犟人的方式
这一回,换吉米被金吵醒了。金上集结尾哭泣果然存着“吉米不正常了”的意思,她不忍心吉米一直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便自作主张给他找了个心理医生。

即便吉米暂时用“找到新工作”这件事转移了话题,金在离开时仍不忘让吉米抽空去联系医生做心理咨询——看来她上心了的事,没法随意糊弄过去。金起得这么早是去旁听庭审的,似乎之前回法院没那么复杂,她是想给自己“找事做”
芒辛格法官显然许久没和金打交道了,他对金的了解还停留在HHM时代,不过得知她在替梅萨维德银行工作后,芒辛格就大概明白她为啥来了。想要案子?《大审判》的案子够棒吧?和眼下那些鸡毛蒜皮的案件比较一下?小姑娘,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去吧,别犯浑,好好挣钱,不然我就要抓差让你去做公辩律师了。
个人认为芒辛格法官的直觉还是比较准的,很明显金与他并没有太多利害关系存在,只是有过比较熟悉的工作关系,那么金跑来刷存在感,目的恐怕也只有找回“激情”了。然而,芒辛格原以为劝退了金,等稍后上庭时,她依然坐着……看来不是一时冲动的事情了。
这一幕加重了我的担忧,金此时的做法与梅萨维德蒸蒸日上的业务进展背道而驰(看不到任何好处,而且她似乎确有去做公辩律师的意思),难道说她真要学吉米那样“自毁前程”?又或者说,她仅仅是想找点“激情”,分散自己注意力、减轻些许莫名的负罪感? 

 

聪明人的方式
吉米的心已经彻底“野”了,玩一出偷天换日就能轻松赚4000多美元,干嘛还要劳神费力去打工?于是他拒绝了手机店的职位,哪怕是做“值班经理”。

尽管查克这座大山已被彻底搬走,但依然有一座“甜蜜的大山”压在吉米身上,那就是金——事实上,在认识金以后,吉米几乎每一次让自己“融入正常人生活”都是为了她(第一、二季里就有不少)。尤其这次金都在替自己找心理医生了,吉米眼看事情有失控迹象,便灵机一动用新工作来“挡劫”推诿。
金害怕吉米变得不正常,吉米则害怕金担心自己不正常,所以依靠早已承诺的新工作来让对方放心,确实是个好办法。拿假工作去骗金总不是回事儿,吉米索性真去做了郊区手机店的值班经理。然而第一天上岗就吃了瘪:除了清库存那一周,平时店里都很闲,只能看书打发时间,这就是日常工作,调岗你也别想了(又见EXIT)。
与其说是值班经理,不如说是个看铺子的——别说来几个客户让我表现三寸不烂之舌了,就是多个人陪自己说话解闷都没有,这种无聊日子吉米哪儿受得了?没太久,吉米便溜号去找艾拉拿钱了。看样子,艾拉确实还没开杀虫公司,本职工作是送货装货司机,兼职做梁上君子。

“巴伐利亚男孩”拍出了个好价钱,远超8000美元,艾拉并未隐瞒、昧掉多余的钱,而是照实多分了吉米那一份——这哥们,厚道啊!虽然在艾拉口中,自己只是一报还一报,但深层原因吉米肯定也明白:在偷抢拐骗的下九流的行当里,吉米算是很讲信义了,这样的人值得结交,而且这笔买卖来钱又快又干净,他也存了继续开张多赚几笔的心思。

道理吉米懂,但他还是没把施特劳斯太太家那座“大金库”说出来,由此可见,吉米现在只是把底线拉得更低了,但没有低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不过,艾拉做事如此上道,吉米自然也愿意和他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未来有的是赚钱机会嘛~
行,有好活儿的话找兽医联系——兽医?坦白说,上次接洽让吉米有些看不上兽医,但经艾拉提醒,那句“新工作新电话”才令吉米意识到,在“安全保障”方面,兽医确实做得更成熟老道。“你永远不知道谁在监听。”可见手机市场潜力很大呀,那还怕手机不好卖?
吉米在刷广告时,旁边涂料上有“unlimited possibility”(无限可能)的字样,同时美国俚语“a land of unlimited possibility”也颇有名气——而吉米,正是那个在创意/鬼才领域屡创奇迹的人。仅仅因为艾拉无心的一句话,吉米就结合自己的新工作,敏锐地发现了新商机。
有条件搞反窃听的人毕竟是少数,想替自己保留隐私的人又太多,尤其是从事灰色行业的人,这方面的需求更大——只需要兜售一个简单的概念,手机店恐怕很快就能门庭若市了。至于这种夸张推销方式是否会引来老板的不满甚至辞退,并不在吉米的考虑范围内:我只想把工作做好,反正从没想过在你一棵树上吊死,结果无所谓。
吉米去手机店工作第一天,出现了日后索尔办公室里两样关键道具:手机和弹力球。要知道索尔·古德曼的办公桌抽屉里放满了手机(第四集片头画面也是“手机”主题),平时打些见不得光的电话,对这类一次性消耗品的需求量很大。而我们记得前不久“炸鸡叔”和莉迪亚通电话时,还问过对方“线路是否安全”……到了《绝命毒师》时,连古斯塔沃都习惯使用一次性手机了。

由此可见,吉米真乃行业引领者啊!不管他在CC通讯做了多久,至少可以肯定,他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重新定义了阿尔布开克乃至整个区域的手机销售业。顺便说一句,距离吉米再次成为律师还有十个月时间(吊销律师资质一年),看看过去这两个月里他都完成了哪些事:推销完所有电视广告、借保险一事创伤HHM、轻松摆脱社区服务、略施小计加快养老院案判决进度、自废武功重回起点、兄弟决裂告别查克、偷换陶俑发横财、振兴手机销售……
有了律师的基础和概念,然后重归社会,把过去丢掉的以及没接触过的全都学过来——风骚律师便是这样养成的。可以说,从吉米·麦吉尔到索尔·古德曼,就差修这一年野孤禅的距离了。 

狠人的方式
想起比其他人,毒贩大概是最不会“说话”的一个群体了。本集“战场”所在地位于埃斯皮诺萨一伙的大本营:一家被改造成要塞的汽车旅馆,有铁丝网线还有内外守卫,可谓铜墙铁壁。

人家做事的方式同样简单,眼见有好货送上门来(估计价格也很实惠),根本没多问就收下了,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古斯塔沃嫁祸他们、引发与萨拉曼加家族血战的罪证。等纳乔把双子引到这座防卫森严的“要塞”,准备按往常帮派火并的方式从长计议时,就轮到“萨拉曼加式”语言开路了……
刀枪血火,不逼逼,就是干!纳乔心里那叫一个苦啊,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头也太铁了,直接就开无双杀进去了……无奈之下,纳乔只能拖着伤病之躯进入战场,他在这起冲突中扮演的角色,注定了他无法置身事外,更没有丝毫退路。

老实说,这场枪战的“规格”并不算太高:双子莽夫流,其实没强到毁天灭地,主要凭一股血勇和有你没我的狠辣;但相对的,对面那伙毒贩更菜,平时别一把枪基本上就是来撑门面的,谁见过双子这类狠话都不说、上来就把所有喘气的突突干净的主啊。是役,萨拉曼加家族3人(或者说2个半)干掉了埃斯皮诺萨一伙主力,“夺回”毒品。
事实上,阿尔布开克早已过了帮派火并、争抢地盘的时期了,势力范围都划分好了,毒贩们承平已久,开几枪、死伤个把人就算是较大的摩擦冲突了,本地帮派哪儿受得了墨西哥风格的辛辣味……双子回南边去避风头了,纳乔拖着病体向“炸鸡叔”复命,他明白炸鸡店才是这场冲突最大的赢家。

不管先前那场“袭击”到底是不是埃斯皮诺萨一伙做的,现在都已经盖棺定论解决掉了,而到嘴的“肥肉”自然没有再吐出来的道理,以现在塞拉曼加家族的状况,没能力也不适合吞下这块肉,所以最后会便宜了古斯塔沃——除了独握运输大权,就连分销权也将到手,蛟龙入海、势不可挡。面对纳乔八九不离十的说法,古斯塔沃压根不打算解释,你等我命令就够了。
哎,反骨仔永远讨不到好,纳乔现在里外不是人,在萨拉曼加家族里如履薄冰,就怕真相曝光,而在炸鸡店这里,大老板又根本不拿他当自己人看,苦啊。此时的纳乔无处可去(或者说不愿意去),只能躲在父亲家里才能获得一丝安宁,出来混,总要还的……
身体上的创伤,自己无能为力,纳乔现在只期盼可以在亲人身边舒缓一丝心理上的疲惫,并获得些许强打精神的动力——否则,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强人的方式
本集的主角是麦克,不仅贯穿了全集首尾,他对不同人说不同话的跨度也是最大的。开篇是麦克回忆自己做手工、和儿子马蒂一起玩耍的往昔时光……这份记忆,美好到不真实。

对麦克来说,互助小组会上的言行等于把封存的过去拿出来再晒一遍,如同在伤口上撒盐,尽是鞭尸一般的苦味。但这种活动也不是全没好处,组员安妮塔就对麦克有了兴趣,还主动约麦克出去玩,至于小组会么,翘掉好了。
其实麦克早就不愿去这种吐苦水的地方受煎熬了,可他为了史黛西还是决定出席,毕竟儿媳妇是一番好意。说到互助小组,安妮塔就提到了亨利,说到亨利,麦克的轻鄙跳出来了:本来就是一群苦哈哈们相互慰藉的场合,这小子还拿谎话来博同情,不厚道。
说着说着,两人还打起了赌——不难发现,麦克对互助小组会成见已深,早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了。这一天晚上有些特别,史黛西因为惧怕自己忘了马蒂而感到惶恐,很标准地露出了自己的怯懦和无助……她没发现一旁的麦克呼吸越来越重,越听越上火,正在不断在抑制自己的怒气。

麦克气愤的不是史黛西的“遗忘”,儿媳妇这么年轻带个孩子守寡,就算再找个男人他八成也不会反对;他气愤的是自己所处的环境,不断花式揭开伤疤,流出脓水血水给别人看,别人可以自得其乐、收获慰藉,他不行。于是,谎话精亨利就成了麦克泄愤的对象。麦克本来完全可以说得更轻巧、婉转,仅仅戳破亨利即可,虽然会有些小尴尬,但还不至于冷场,可现在嘛……
麦克咄咄逼人的态势不仅仅是戳穿一个人,而是羞辱了互助小组会上所有人:你们不会注意到别人的谎言,因为你们也没那么在意。“你们都沉浸在自己悲伤的小故事里,从他人的痛苦中获得能量……你们让我讲,我讲了。”——相比起说谎的亨利,组员们其实更讨厌麦克,亨利不过是在这锅糟糠中加了一把劣假冒味精,而麦克是把锅掀了直骂“难以下咽的猪食”。

说到底,互助小组的成员们只是一群升斗小民,软弱怯懦并没错,听“别人过得也不好自己会好受些”是他们苦中作乐的生存方式……但麦克并非同类,伤感一两回就够了,他是能化悲愤为力量的强人。断绝掉互助小组的关系,也不想接史黛西的电话,可怜的牧歌联运,只能由你们来继续承受麦克尚未消掉的火气了。
就算其他网点早有准备,也架不住想找茬的麦克那副火眼金睛……这时,最能帮麦克消火的人来电话了。古斯塔沃迟早要用麦克这员大将,如今炸鸡店大展宏图,正值用人之际,所以他先一步沉不住气了——不过,麦克这个人太精明也太桀骜,需要先杀一杀他的傲气。

所以古斯塔沃才会用纳乔暗算赫克托这件事来借题发挥:咱们有言在先,不能要了赫克托的命,你一直知道纳乔想坏事,却视而不见,况且我还帮了你不少忙,你对得起我么?“炸鸡叔”借此向麦克发难也算有理有据,S3E7里,正是麦克给纳乔出的主意,让他把药片换回来,因为“有比萨拉曼加更需要堤防的人”。
事后看来,无论纳乔怎么做,他都迟早被古斯塔沃发现……但他弄巧成拙提前被识破,以古斯塔沃的手段,什么真相挖不出来,显然他早知道麦克的作为了。此时古斯塔沃拿这件事兴师问罪,不过是想给麦克一个下马威罢了——可惜麦克根本不吃这一套:如果古斯塔沃真要找自己算账,早该动手了,显然他没打算追究此事,再退一步讲,就算真要对自己不利,也不会是以现在这种形式见面。

麦克有恃无恐,他吃准了古斯塔沃的真正目的:该到用我的时候了。别唬我了,老爷子我精明着呢。原本可能要几十分钟才讲完的事,在麦克怒气未消、火力全开的状态下,一两分钟就给破干净了,不动手就别装腔作势,说正事吧,要我干啥?

麦克是否踏入犯罪道路,一直是道模棱两可的选择题,某种程度上,他接住了古斯塔沃抛出的橄榄枝,也是被身边平庸、软弱的环境给逼出来的——在经历退休、丧子、杀警、避难、以暴制暴等一系列大悲大痛的大事件后,麦克需要一名旗鼓相当的对手,无论是作对还是合作。这一出戏也体现了BB&BCS系列又一厉害之处:懂得“借势”,也能“造势”。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