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风骚律师》S4E6:人争一口气

看完本集,胸中莫名有一股情绪在涌动,这是被剧里散发出来的“意气”所感染的。尽管第六集标题“皮纳塔”很有意思,但我更想把这集的主题说为“争口气”: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全“凭一口气”在以迥异的心态和方式去“争一口气”,而这回显得尤为明显。

 

 

硬气
麦克已是一副“炸鸡叔”私人安保顾问的架势了。

敲定地点、工程师、工作计划后,古斯塔沃已经做了充足准备,但他还是想听听麦克的意见,尤其是工人们的生活区。

从两人对话得知,这个巨型车间离古斯塔沃的其他“业务”都很远,同时生活必需品也足够备齐——不过在麦克眼里,这儿依然有继续完善的空间,比如多置办一些休闲娱乐设施。

这还真不只是“员工福利”那么简单,要知道正常情况下,工人们至少要在这儿待上大半年,并且不得外出……

换句话说,这8-10个月的工期其实等同于坐牢,如果还不能“放风”晒太阳并让别人“探监”的话,要比蹲监狱更惨……唯一区别只在于有丰厚的工钱而已。所以条件越好,越有助于延缓、安抚工人们必定会产生的负面情绪。“工作”上轨道后,麦克不忘来与史黛西和好,毕竟自己甩脸令大家难堪在先,认错服软也是应该的。

除了诚恳道歉、继续接孙女外,麦克还明确表示不想再与安妮塔联络了——可见麦克对自己晚年“感情生活”的要求已经放在了一个相当低的程度:保持必不可少的关系(也不深入),其他统统不要了。相对的,他把主要精力花在了监督工程实施上,就连外松内紧的门禁都是“监狱”级的双层架构。

麦克提出并要求的“全面监控”,他做到了。维纳带着六名工人到岗,麦克作为大老板的代理人和甲方经理进行了首次训话,总体还算顺利——除了“刺头”卡伊,这家伙一看就是不安生的主,自然得到了麦克的重点关照。

这便是麦克如今想要的生活:他不希望再次经历情感带给他的困扰和沉重,他更情愿用自己的能力去获取实际的、可量化的成就与认同,这样的日子更纯粹、更直接、更简单。 

 

底气
古斯塔沃看来是准备把工程全权交给麦克负责了,该做的都做了,剩下没做的他也不打算多插手。

有一个直接证据,便是当他得知赫克托快不行时,立马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除了应有的信任外,古斯塔沃所拥有的“底气”也是他敢于大胆放权的条件之一,不管如何,他玩得起。本集古斯塔沃的重头戏,是他在赫克托病房里的“一诉衷情”。

话说赫克托病房的布置还真别致,放满了墨西哥特色以及帮派特色的小玩意儿,比如拿镰刀的骷髅死神。这樽“偶像”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绝命毒师》S3E1开头,双子在墨西哥匍匐爬到的“小庙”里也供放着两位……

暂时不考究这些“骷髅亡灵”算哪路神仙了,总之萨拉曼加家族还挺信这个。面对着苟延残喘的赫克托,古斯塔沃说起了自己儿时的故事。

曾经穷困潦倒、食不果腹——因为执念,他令枯树逢春,种出了果子,随即品尝到了无上的满足。

古斯塔沃表示:我很有信心、很有耐心遭遇果实被偷、追堵浣熊——因为执念,他熬过了饥饿的小偷,并战胜它,让它成了自己的阶下囚。

古斯塔沃表示:我远比猎物更有耐心,也更强大面临生杀予夺、一念之间——因为执念,他并没给浣熊一个“痛快”,而是豢养了它很久。

古斯塔沃表示:而你,赫克托·萨拉曼加,就是我的下一只浣熊。多嘴说一句,现在有些观众觉得给“炸鸡叔”和老麦加戏有些危险,因为这两个角色的成长空间有限,对于BCS的主题和剧集可看性并没什么益处……但我觉得,即便“纵向发展”不易,但“横向丰满”却大有可为,如今可是丰富两位人物形象的大好时期,这不是件好事么?

 

 

志气
本集片头回到了10年前(1993年),吉米和金还在HHM收发室工作的日子,这段戏为本集乃至两人的整段关系定下了一个基调。

金的收发效率要比吉米高多了,因为吉米在派件时会在每个人的座位前都停留一会儿,或多或少聊上几句——在金看来这就是浪费时间。

因为金不想在这种机械式的工作内容上浪费时间,而吉米却很重视与人交际,尽管有些人都没拿正眼看他,但他依然乐在其中。这时,再创奇迹的查克出现了,受到了救世英雄般的礼赞,他打赢了一场不可能赢的艾萨克森案——金对案件的细节津津乐道,而吉米此时对“诉讼”还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

金显然很崇拜查克,这属于职场菜鸟对前辈大神先天存在的敬佩;吉米知其然(他不是傻瓜),却不知其所以然(听哥哥的话乖乖做个“无脑”的收发员)。等到查克与两人简单寒暄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金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憧憬律师事业的法学生,吉米则是个不该如何恭维的路人甲——他与查克那种感觉既不是亲密的兄弟,也不是亲近的同事。

吉米虽然不懂案子,但他能感受到金的激动和向往,也能够体会周围的敬仰与羡艳。他可以在专业知识之外把话说到最好……但这还远远不够。“想要过更好”、“得到心仪之人欣赏”是人之常情,可按照查克的安排,吉米并不能获得更多收入和尊重,想有所改变,在眼下这个环境里,便是学习法律去成为一名律师。

于是,吉米走进了阅览室。

神圣的法律、律师的身份,这些对金来说是自小就有的志向和毕生的追求,对吉米而言则是向上的梯子和成功的手段。从最一开始,金和吉米就是两类人。

 

 

心气
上一集,我还在担心两个人欺瞒对方说假话,结果到了这集,我发现他们互相开始说真话了更可怕。

金又在加夜班了,一边处理梅萨维德银行日益繁复的业务,一边忍不住去看“边缘人”(罪犯)的案件资料……

随后警醒之下用银行资料盖住卷宗的行为,实在有些自欺欺人……不管如何,她这种满负荷连轴转的状态都坚持不了多久。睡前金看到了吉米为未来两人律所设计的简介词和LOGO:左边金写得很清楚,就是“银行律师”,而右边吉米则是知识产权、保险、继承权、破产律师……

吉米始终想不好自己要干啥、能干啥,他似乎是个全才,但换句话说是“没有专精、全面平庸”——这下金的心情更复杂了,有感动,但更多是担忧和无奈。第二天一早,吉米依然在做那很糙的橙汁,两人聊到了看心理医生的事,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吉米已经没有借口再推三阻四了……可这次他也没再找借口,而是直接挑明不打算去了。

吉米说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缘由,称想给自己一个机会,简而言之就是“我不需要啊,就是不用看了。”面对吉米骤然而来的实话与坦诚,金一时有些无言以对,也不知从何反驳。

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能改变什么,吉米选择说真话也总比一直敷衍搪塞自己要强……所以最恰当的回应便是迅速接受,认可对方。随后,金去了S&C律所见里奇,准确来说应该是带着一宗大单去入伙:我可以让你们成立一个银行部门。

事实上,吉米的坦白无形中为金打开了一扇“如释重负”的后门,她终于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却(曾经)顾虑重重的事了。另一边,吉米接到了施特劳斯太太外甥布雷特的电话,得知曾经关系不错的客户离世,他难免心伤。这里吉米记得过去遗嘱中的细节,我觉得不一定是在惦记着陶俑,而是真心希望她的遗愿能达成。

整体而言,这段时间的吉米还算老实,他没有冒风险去赚那点律师费,而是把业务推荐给了HHM——他要“平安过度这十个月”的想法不假。心塞之余,吉米还特意回去看起了过去拍的广告录像带,看着老太太的面容混杂着自己的声音,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用这种方式缅怀了施特劳斯太太。

个人感觉,吉米此时是真的感到伤感,否则回家看录像这一行为没有任何意义……这大概也是吉米最吸引人的地方了吧:他有温柔、善良的一面,也有狠辣、歹毒的一面,实在是天使与魔鬼的完美结合体。可惜这种状态没持续太久,因为金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她决定成为S&C律所的合伙人。

从客观上来说,梅萨维德银行的工作量越来越大,金一个人确实忙不过来;而主观上,金也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去打刑事官司(为了理想),况且上一次和吉米一起开律所的经历并不顺利,在冲动和感性褪去后,她发现吉米确实算不得一个传统意义上“靠谱”的合伙人,她也不看好吉米能在剩下10个月里有质的提升。既然吉米你愿意坦诚,那我也不想再伪装了,这样挺好……金连做公辩律师的事儿也说出来了,“我喜欢,我擅长,而且我能帮到别人。

金已经变相判了“韦克斯勒&麦吉尔”律所死刑,吉米不可能不明白,可他依然在做最后的挣扎——说自己准备做刑事律师,装作没事儿一样谈起未来的计划。如今吉米愿意夹着尾巴做人,最大动力便是10个月后和金再次合伙开律所,在他口中卖手机只是“打工”,称不上事业,他为了律所LOGO的设计殚精竭虑……可以说,这是他现阶段最有盼头的事儿了。

金的意思,不言而喻,现在轮到吉米无所适从了。最大的希望就这样无声无息被掐灭,吉米不得不跑去厨房门口缓一缓——这段“BGM”里满是用刀的声音,一开始是切,后来是剁和刺,好一出“心如刀割”。但吉米又能怎么样呢?他只能和金一样,接受这个对他造成巨大打击却又无可奈何的现实。

所以,先前金去S&C律所等待的镜头里,她坐在“S&C”LOGO左下方的画面,绝对是剧组有意为之。即“斯韦卡特 和 考科利 和 韦克斯勒”律所的意思啊!

对了,金认真调试摆弄、请吉米喝的“莫斯科骡子鸡尾酒”,正是当年(S2E6)金在同一个地方考虑里奇“挖角”时喝过的饮料。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上一次金最后选择了“激情”,这一次则选择了“理性”。

 

 

锐气
这段标题我原本用的是“凶气”,但用凶煞之气来形容心理剧变后的吉米似乎略显片面,故而改为锐不可当的“锐气”更为贴切。

与10年前蒸蒸日上的环境相比,如今HHM显得十分萧索,走过空旷的隔间,经过闲聊的助理,吉米拿到了属于他的5000美元——他原本对这笔钱无所谓,但现在,吉米又开始锱铢必较。

吉米问起了HHM的现状,霍华德眼见没法随便打发掉他,只得掐头去尾地讲真话,但其中真正的挫败,他是绝对不会讲出来的,尤其对象还是不想再有瓜葛的吉米·麦吉尔。此时吉米已经无法像上集结尾那样一笑而过了,他憎恶一切懦弱与颓丧,哪怕是略有龃龉的霍华德也不例外:我刚介绍了客户过来,你却说律所快玩完了?逗我呢?!

从情感上来讲,吉米当初想整的是查克,对HHM只是附带伤害,如今时过境迁,他也没心思继续对老东家落井下石(偶尔歹毒,绝不恶毒)——退一步讲,就算你们要衰败,也得输在我的手上。“你是个差劲的律师,霍华德,但你是个优秀的推销员,所以赶紧去推销吧。”现在的吉米,特别爱说实话。

这话戳中了霍华德“偶像包袱”太重的心病,令他忍不住骂街了,可见吉米打到了痛处——没错,就是这种精神头,你正需要它,就像我一样,不客气。新到手的钱解了吉米的燃眉之急,他又进了一批手机,准备重操旧业。他恢复了“风流吉米”的本色,甚至变本加厉: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是起码的操作,比如用一台手机平息了阮太太的不满。

尽管吉米不花这点代价把手机暂存在美甲店也没大问题,可他不想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惹人不快——他依然要做那个人见人爱的吉米。这回吉米学聪明了,明白要先探路,他决定先礼后兵,先和三个混混再谈一次。实际上吉米谈不上有多怨恨这三个小混混,在他看来,财已露白的情况下毫无防范被抢劫,主要罪责在自己身上……所以他乐于给对方一个机会:你们给我做担保,每个晚上都有钱拿,做长线大家开心。

吉米把话说很明白了,利害也阐释足够清楚……无奈三个混混就是不上道,甚至连试探的意思都没有,只想着杀鸡取卵……所以说混混也分三六九等,有些人注定一辈子只能做咸鱼,换年轻时的吉米碰到这种事,估计能想方设法把生意做更大,这就叫抓住时机和长远眼光。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点教训吧,早给你们安排好调教密室了:满是皮纳塔的房间,惊不惊喜?

吉米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一早就和兽医敲定了“私刑场所”,连带着还雇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来壮声势。这两位都不是生面孔,一个是黑胖子修尔,另一个则是S1E9里出现过的大个儿,当时他与“老崔”、麦克一起被介绍来做保镖,结果让“老江湖”给吓跑了……

这位大个子在剧本里名叫“man mountain”,即“大山(般的男人)”,而且该演员大卫·马蒂在各种影视剧里演了许多没名没姓的大家伙,可谓是“大怪物”的特型演员了——没准吉米朝兽医要人时就点名说“大个子,能吓唬人的那种”。三个不入流的混混一受挫立马就怂了,诈唬几下就能搞定,连打一顿的价值都没有,这点吉米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现在要的只是毕其功于一役,把未来卖手机时各种小瘪三的骚扰屏蔽干净。

这种没出息的小王八蛋,教训一次就够了。金在感动、内疚、惋惜和“冷静”中拥抱了工作和理想,使吉米的“W&M”律所成为一场泡影,随之吉米在失落、顽强、果决和“放纵”之中走向了索尔·古德曼。

这只是“事业上”分歧,对两人的感情似乎应该没啥大影响……但我们都明白,吉米身后的“最后一推”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欢迎大家也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