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堕落街传奇》S2E2:当女性拿起话语权的时候

如果说本季第一集只是让观众在表面上看到了堕落街的变迁,那么本集则实打实用“人生境遇”告诉大家,这条街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颠覆”。开场地点位于车站,拉里像曾经那样,在鱼贯而入的人群中物色新的姑娘。他发现辍学女大学生布伦达是颗“好苗子”,事实上他也确实看准了一半——但往常那些屡建奇功的说辞,如今却哑了火。

想想也是,当初皮条客拉姑娘下水时,除了看中对方孤单无助外,没见过世面、又有野心、还容易忽悠等等都是重要条件,如今纽约风气日渐“开化”,拉里的老三板斧显得不合时宜了。

更何况布伦达受过高等教育,而且她来纽约就是凭着一张小广告直奔片场的,和拉里聊天八成也只是为了问路……

拉里身为皮条客的自信心再次受到了重创,他酸溜溜喊着“别人会剥削你”的样子(尽管他自己也打着剥削的主意),也是本集主基调的写照:男人们开始靠边站,女人们要来顶半边天了。 

 

男人的世界
话虽如此,首先得强调一下现实:真正的权力依然在男人手上。

保罗还是忍不住跟着肯尼斯去看新店了,看来同志酒吧“承平已久”,他对于欲望的渴求终究胜过了对于黑道的恐惧。

当然,这也可能是保罗不想太伤肯尼斯心的安慰之策,反正只是看看地方又不花钱,拖下去就行了。这一天晚上,保罗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老顾客又有新片拍了,事业蒸蒸日上,坏消息是一回头客人就在店外面被打了。

如今“同志”的社会地位和生存环境已比从前好了不少,但他们依然是边缘人,出现这样的事儿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边才出事没多久,“烈马“霍达斯立刻就来酒吧想为保罗提供安保服务了——这些意大利人没一个惹得起,但保罗也不愿再多交一笔保护费,只得硬着头皮把鲁迪搬出来挡灾。

很难相信霍达斯会不清楚这家场子是鲁迪罩的,说不定前一晚找麻烦的人就是他派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霍达斯想搞扩张,蚕食鲁迪的地盘。另一个证据是鲍比发现霍达斯又开新店了,而且这次就开在他们两家店中间,摆明了要抢生意挑事。

接二连三地发生“抢地盘”的事儿后,保罗和文森特必须得向汤米和鲁迪报告了,毕竟他们每周都在向黑道进贡,为的就是能安心做生意。

另外,哈维拒绝艾琳更“文艺”的拍片需求,其中有一个理由便是害怕预算提高、超支了会惹意大利人不快。

所以说,堕落街真正的话语权依然掌握在官商黑道手上,在本集的语境下,也就是男人。 

 

心灰意懒
可事实上,除了少数躺着赚钱的大佬外,堕落街上多数男人过得并不如意,比如被谋杀案搅得头疼的奥斯顿。

花不少心思找到的“雏鸭”,最后提供的不过是似是而非的线索,奥斯顿这一天听到的最好消息大概是弗拉纳根和妻子复合了……不过,弗拉纳根的逻辑是“反正做啥都是错,不如将错就错。”

就算职位身份有了差异,当年的老搭档依然是难兄难弟……上集磨洋工的手下,真帮奥斯顿查到了杀人逃匿的少年,奥斯顿满意之余,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案子给结了——他有意无意地把这起案子归为防卫杀人,即能把表面工作做漂亮,又能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反正拖家带口来纽约的嫖客死也死了……这对大家来说都好。

相比起事实真相,如今的奥斯顿更看重的是结果。得知破案消息后,市长办公室的吉恩又来“骚扰”了,奥斯顿毫无负担地表示:不是我们纽约不友好,而是外人想伤害纽约,你的狗鼻子就省省吧。

面对奥斯顿毫不掩饰的排斥,吉恩透露了会有新“整风运动”的口风……不说还好,一说奥斯顿就炸了。

奥斯顿的诸多转变,很大程度上就是被政客和走狗们画的“大饼”给害的,喊口号瞎指挥的人获利,吃亏的永远是做事、被骗的警察——现在的我早已不信你们这一套,心凉了,说什么都没用。 

 

“小”经理
下班后鲍比回到了自己藏娇的金屋——原来上一季结尾和他搞在一起的妓女蒂凡妮被他包养了,不仅如此,蒂凡妮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鲍比这波操作实在有些厉害啊,都说“欢场无真爱”,妓院经理和妓女之间怎么想都应该只是逢场作戏,没想到他玩这么“真”。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的红旗却快要倒了——鲍比本就是个对家事没多少耐心的男人,在蒂凡尼那儿过了一晚,更是把他仅存不多的耐性消耗完了,等回到家,鲍比实在没力气管老婆孩子了。

从家里的装修和妻小穿的衣服,就能明白如今他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太多,但有些事,真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等鲍比回到妓院上班时,又是精神抖擞的状态了,大骂霍达斯不讲究,回头又忍不住对新来的姑娘献殷勤……

“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黑弗兰奇的吐槽满分啊!鲍比还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贱骨头”。顺带一句,另一位文森特信赖、被授衔366酒吧临时经理的麦克,在首次代班时却没执行文森特长期以来“四点请一轮”的策略,想喝酒,就得花钱,谁让此时此地是我说了算。

尽管这个小插曲并不会对酒吧经营有什么大的影响,但这还是开了一个不太好的先例。男人有钱/有权就变“坏”,这个道理放在多数男人身上都错不了,尤其是从无到有、掌握了一些权力的男人。

 

 

卖艺难卖身
男人们都在过着大同小异、周而复始的生活,相较之下,女人们的“波动”就大多了。

弗兰奇和爱琳展示介绍了去掉玻璃的“自慰屋”新规则后,迪立马就炸了,“姑娘我卖艺不卖身,就算是摸两下也不行!”

尽管弗兰奇强调了“不能真让摸私处”,但迪还是一走了之——不过更多姑娘接受了,毕竟这看上去能赚更多。可事实是,这个点子推行地并不顺利。在弗兰奇又一次偷钱的档口,正巧就遇上了姑娘埃莉斯和客人的纠纷。

说到底无非就是欲望和底线来回拉锯的那点事儿,即便弗兰奇拖泥带水地解决了这起小麻烦,但类似的麻烦肯定还会纷至沓来有人会在更多的利益面前逐渐堕落,也有人会在受到侵犯时幡然醒悟——这点倒是适用于任何一个时期。

不止是黄片
艾琳终于爆发了,她不想拍眼前这种“没有灵魂”的破黄片,借着这次机会,她把所有不满都说了出来,比如不拍恋父、宗教等等禁忌题材。

哈维依旧拿“观众就是上帝”那一套降火,但这次艾琳不为所动,坚持要更好的题材,并划清一些“界限”。

硬的来过了,接下去就该用软的了——艾琳“循循善诱”向哈维建议跳出现有的窠臼,拍点别的,“现在拍的这些垃圾,别人撸完后就没兴趣再看下去了”……

唔,道理我们都懂,但艾琳的“追求”咱也明白,她希望自己的作品不仅能给“小头”看,还可以给“大头”看,让人上下半身都能“思考”。连薯条都保不住的哈维倒是硬气了一回,不服输的艾琳干脆决定自己筹钱。在艾琳的理想中,“赚钱”和“梦想”是不冲突的。

儿子已经到了约会的年龄,艾琳不仅要做人生导师,还希望能带儿子出来一起住——她有信心让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变得更好。这种态度也在拍片的过程中体现了出来:艾琳想拍出女强男弱的感觉,无奈剧组的整体水平就那样,大家都不好“控制”,一不留神又CUT了。

说艾琳“曲高和寡”一点儿没错,想完工,还是早点拍“肏戏”吧……事后,心里“空荡荡”的拉里来找艾琳,自告奋勇提出了做男演员的想法——拍片看上去也没那么难嘛,皮条客生来就是演员,为什么我手下的婊子演得,我就演不得呢,而且我真的需要多一些“存在感”。

拉里的请求,对于“皮条客”来说算是低头了……可艾琳丝并不买账。艾琳在意的是皮条客们“控制欲太强”,她不怀疑对方能逢场作戏、器大活好,但她怀疑对方能否做到言听计从、“令行禁止”。

这已经是典型的“导演思维”了,而且是要求比较高、脾气比较大的那种(以成人片导演的标准来说),与艾琳相比,拉里现在的思维还停留在五六年前“谁都能拍片”的水准,自然入不得她法眼。哈维还是欣赏、娇惯艾琳的,特意把她的偶像吉纳维芙·福瑞介绍给了艾琳。

对方确实没让艾琳失望,同样是拍黄片,自己不过是搭个场景编个由头就开干了,吉纳维芙却能加入谋杀惊悚元素,现场还有分镜、有台本,比自己那“草台班子”强太多了。艾琳诚心向吉纳维芙表达了敬意,对方的工作与成就正是自己所向往的。

吉纳维芙也不藏私,向艾琳提出了许多专业性的建议:1、摄影师太分心,应该专注于拍摄而不是对内容指手画脚;2、团队太烂,外面有的是更专业的人,哪怕是赚外快的也大有好手;3、会肏的人多,会演的人没几个,该考虑用真正的演员了;4、别再用妓女,她们普遍眼神无力。——不过,吉纳维芙的高度和要求对现在的艾琳来说又太高了,比如看几乎没有性描写的经典名著,这也太文艺了,咱拍黄片的也不能“忘本”啊……

经典文学太为难,粗制滥造又不甘心……要不折中一下,拍点童话?比如小红帽?不得不说,艾琳真有智慧与气运加身,没法做到一步登天,却总能找到一级向上的台阶

 

 

自由新世界
洛瑞得到了美国成人电影节(AFAA awards)的最佳女配角提名,C.C觉得她身价高涨,完全有条件串场演出了——也就是在另一个片场,洛瑞见到了阻止损伤女演员行为的女经纪人琪琪。

这回一起合作的女演员被提名了最佳女主角,比自己还大牌,洛瑞听她讲述自己经历,学到了不少东西。

上电视、拉关系,这些都是经纪人琪琪安排的,听到对方给出的建议,洛瑞当然很心动……但她过不了C.C那一关。当晚,洛瑞聊起了近来的所见所闻,表面上她看不起布伦达那种初出茅庐又不懂事的小女生,但话锋一转,洛瑞真正的意思是羡慕她们自由自在没有拘束的状态,“现在和我们当初那个时候不一样了,如今是自由世界。”

C.C此刻很矛盾:一方面他很保守,本能地想把自己和姑娘绑在纽约堕落街这一亩三分地;另一方面他又很有野心,企盼能借洛瑞去洛杉矶的机会一飞冲天。所以洛瑞去见琪琪这个行为究竟有没有经过C.C同意?其实得打一个问号。

琪琪愿意见洛瑞,是因为她认可洛瑞有做“演员”的天赋,是一块有待雕琢的璞玉。

在她看来,洛瑞完全是被纽约整体“落后”的环境给耽误了,要知道西海岸的姑娘们都开始有代理人了,而在东海岸,“经纪人”制度依然是稀罕玩意儿,她有信心助洛瑞再上一个台阶。琪琪明白洛瑞顾忌C.C,她当然也不会忘了痛斥这个最大的“阻碍”:C.C是一个跟不上时代的不自量力的皮条客,她只会拖你后腿。

琪琪把洛瑞敢想不敢言的话说出来了,近来她这种感受越来越明显——曾经,皮条客是自己安身立命的保障,如今,他们却成了阻拦姑娘一往无前的累赘。 

 

相守与独立
文森特很有危机感,他特别怕心爱的女人艾比跟别人溜了,尤其是她和“文青”聊得起劲的时候。

没办法,谁让他们是两代人呢?代沟肯定有的。不过文森特没打算坐视不管,中年人也有中年人的浪漫——走,咱们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

文森特把366酒吧交给麦克打理,让安奈特去“踩镲”代艾比的班,鲁迪麾下大概最敬业、勤奋、本分的两位经理,决定给自个儿放个假。旅行路线是文森特成长的轨迹,这里不光有他的记忆,还有他熟悉的一切——他自然可以顺利成为艾比的向导,拿到“主动权”。

别嫌文森特“老土”,事实上艾比挺享受这次行程的,因为这一切对她而言都十分陌生且新奇,偶尔和男友出来一趟顺便玩玩摄影写生,也是长期文青生活之余极好的调剂。文森特用他的方式,带着女友见识了他的世界和温馨。

一起走长板路,一块儿玩不准弹的弹球,到姑姑家过夜,看着家族照片回忆了一番过去时光……艾比甚至比文森特更认识他自己,足见两人有多么如胶似漆,以一对“忘年恋”的标准来说,实在难得。文森特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他觉得眼下才是两人间正常的该有的状态:与你拥有最多共同话题的男人,只能是我。

可惜啊,尽管两人这趟出来玩得很开心,但有些东西注定是改变不了的,比如艾比心中“女性应当独立自主”的烙印,又比如不能缺席的迎婴派对。说穿了,“迎婴派对”就是一场女人们畅所欲言、放飞自我的聚会,最适合文森特的任务是被打发出去招待、安抚那群不得入内的皮条客们。

女人们在酒吧里放浪形骸,男人在外面吹西北风……这个世道真的变了。文森特如此迁就、宠溺艾比,除了爱,还有“担忧”的因素,他总想把艾比留在身边,这样才会放心,可艾比就是那种“老朋友来电话了、来不及和男友说理由就走”的女人。

艾比来到一个类似于女权主义者(行动派)们谈天说地的沙龙,见到了5年前她亲自送离纽约的“艾什莉”。

当然,艾什莉只是对方曾在C.C手下做妓女时的花名,她的真名叫桃乐茜·斯比娜——“如果她们没准备好逃出去,那她们需要什么才能生存下去?”如今她成了能说出这种深度话语的坚定女权主义者,活成了艾比最欣赏的样子。如此“物是人非”的再会,她们怎能不相视而笑呢? 

堕落街的女人们,正在以她们各自的方式,向着“腐朽”的男权社会发起下一波冲锋。

 

【也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