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风骚律师》S4E8:所有“重逢”都是新的相遇

“律师”这剧最大的缺点就是太短了,明明第八集是加长版有50多分钟,可还是一下子看完了……本集除了拉罗登场外,最大“爆点”要数金的“反转”了。也许会有人惊呼金和吉米的“复合”,但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个中滋味与以前相比还是大不相同——吉米还是那个吉米,但金却变得更危险、更诱惑、也更致命。

 

 

宿命相遇
半年多时间过去,伤愈的纳乔也重新上岗:他坐上了赫克托的位置,带着犀利眼神玩着筹码,并提拔小八帮自己数钱。

这回又出现了和上季相似的场景,眼瞅着小八也要重蹈自己的覆辙,纳乔把钱交少的“耳钉男”唤来执行了家法。

小八或许有些像纳乔,但纳乔一定不像赫克托——在这个大家基本都认可的大前提下,纳乔的狠辣就值得玩味了:他在以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力道,努力扮演着萨拉曼加家族(临时)当家人的角色。

下一个证据是纳乔回到自己住处的场景,他虽然养着两个专门“伺候”自己的白粉妹,一见面还各给了一包粉,但面对她们各种献殷勤,纳乔却表现出多少热衷的意思。

如果养两妞是纳乔喜欢的事,忙碌一天的他断然不会是这种态度,所以更可能的解释是:这只是纳乔摆出并维持“老大”派头的表面功夫,你一个小弟,机缘巧合得势之后,没有丝毫得意忘形、骄奢淫逸,反而小心翼翼、洁身自好,只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怀疑。纳乔如今权柄大增却谈不上高兴,相反还很疲倦,“小金库”里除了钱,还放着他和父亲的假证件,一看就是为跑路做准备的。

谁让自己现在是个叛徒呢?不管现在过得如何风光,可只要真相一曝光,纳乔立刻就会成为背锅侠,死无葬身之地,他如今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钱和证件都是他求生的希望。下次纳乔来到店里,发现气氛不对,小八和店老板正襟危坐,一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伴随着欢脱音乐在厨房里忙活……他为纳乔上了一盘好吃的“家传秘菜”,见纳乔不领情也不恼~

他是萨拉曼加家族的爱德华多,也就是大家伙儿朝思暮想、终于现出真身的拉罗。拉罗嘴上说着让纳乔“当我不存在”,但谁都明白,他这“监军”的分量要比纳乔重多了,毕竟他才是萨拉曼加的本家人,而且看上去也相当精明……其实拉罗的出现属于必然,萨拉曼加家族的现状处处透着诡异,他们开始怀疑/不信任纳乔也是迟早的事

更令人在意的是,将来在索尔·古德曼口中,拉罗与他有深仇大恨,而且那桩恩怨与纳乔脱不了关系(《绝命毒师》S2E8情节,我之前第四篇预热帖里也提过)……就不知道拉罗是怎么被他们坑了——难道是吉米从中作梗,帮助纳乔栽赃嫁祸给拉罗之后金蝉脱壳?咱们拭目以待。 

 

柳暗花淡
麦克提出的“R&R”地点是附近的脱衣舞酒吧,小伙子们玩得很尽兴,麦克也忍不住和维纳去喝了一杯。

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维纳也很话唠,他说了自己建筑师父亲的轶事,以及与爱人玛格丽特的过往等等……

其实麦克也乐意在放松的环境下适当聊聊人生,从他愿意提起自己不尽责的父亲、主动敬维纳一杯等言行来看,麦克是真把维纳当成了朋友。当然,有所预计的麻烦也没缺席——卡伊还是惹祸了,麦克迅速、高效地解决了这起可大可小的纠纷,保证了不会发生更多乱子。

说到底,这次“R&R”依然打了折扣:工人们能吹风却不能见阳光,能亲近女人却不能“实战演练”,何况这一切必须得在“保镖们”监视下进行……麦克万万没想到,真正产生隐患的人不是卡伊,而是维纳:他纠正萍水相逢的酒客发音错误、还请对方喝一杯也就算了,可一转身,他又拿着现在的工程设计与对方相谈甚欢。

大概是维纳为“平衡”双方的关系太过操劳、太得体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忽略了他本人也存在泄密风险,等麦克想阻止已为时已晚。这是个很明显的失误,麦克必须负责并补救。事后他来找维纳,阐明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与背后的利害:我们老板是很认真的,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好坏、明白厉害。

麦克这话已经是半警告半威胁了,同时他也向维纳透露出了另一个意思:咱们这大半年来关系再好,也不可能乱了主次关系。麦克的严正态度换来了维纳“保证不再犯”的承诺。而麦克向古斯塔沃汇报工作同样言简意赅:工程进度才过半,肯定延期了,但绝对保质保量…至于“保密”方面,也不用再担心。

让维纳吸取教训的那个麦克,与他之前熟悉的老头判若两人;而此刻对古斯塔沃无形中带有一丝“将功补过”意味的麦克,亦是如此。

 

珠联璧合
上一篇文章结尾我猜错了,金打的不是“种族歧视执法”这张牌,而是更温和、更隐蔽、也更可控的“家乡教会”牌。

不过金确实要造势她要让吉米用一大袋子纸笔营造出成百上千人人的声势

吉米在领会金的策略精神后,执行得比计划更“漂亮”,从开始自己写各种字体的信,到后面发动全车乘客帮他写:他让不同的人,拿不同的笔,在不同的信纸上,用尽量不同笔迹,写不同的话,再装进不同的信封中,小费开路、撒豆成兵。当然,尽管主旨是发出“民声”为修尔请命,但书信内容还是有一定规范的,比如要收敛怒火,不能吐脏,语气要尊敬还得充满悲伤……

因为这些信和明信片都是由路易斯安那州考沙塔某个教会的教徒们寄出的,至少得符合“基本人设”嘛。等吉米来到考沙塔当地邮局时,计划所需的信件数量任务已圆满完成了(可能超额完成),根本不用再多花时间去写,他只要把所有信寄出,然后准备回程即可。

这记“暗招”提前发动之后,金的“明招”也随之跟进:她煞有其事地带着专业律师团来找苏珊娜下“最后通牒”,从18个月监禁“减刑”到象征性轻判,怎么样?金摆出一副准备大张旗鼓搞到底的架势,什么目击证人、监控镜头、私仇程度啊,甭管有用没用都给整上,搞一次正儿八经的民事诉讼也未尝不可啊。

也难怪苏珊娜会嫌金“小题大做”:这案子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你还这样不计成本地死磕到底有意思吗?没用的,修尔必须坐牢。金自然明白苏珊娜的态度,但她这样做就是要把架子端足、把气势提到最大,势必要力压苏珊娜一头,如此破釜沉舟、决不妥协的态度,才能在之后的谈判中保持足够锐气,迅速瓦解对手的防御。

“好啊,走着瞧。”——于是芒辛格法官的头开始大了,“暗招”已经开始起效,“教徒们”的信件纷至沓来,大有“修尔袭警被捕”乃是千古奇冤的意味。芒辛格头大是有理由的,关键词包括路易斯安那、考沙塔、教徒、乡巴佬等等,这个典型美国南部州的封建保守“名声在外”,而且苦主还是“战斗力最强”的教会势力,要按原计划判决无异于捅马蜂窝…

芒辛格法官迅速给争执的双方定调:这个小破案子不值得大费周章,赶紧解决。

做事必须考虑结果和代价,任何场合都概莫能外,与法院即将迎来的“冲击影响”相比,修尔这起案子实在无足轻重。金再将一军,可把苏珊娜弄急了(尽管她不确定是金在搞鬼),她迫于查清一个小偷怎么突然会多出这么多朋友来,结果越查越心惊:别说教友们的电话了,就是教堂网站都已“上线”成为募捐网站……

话说这个网站是真的,墙内也能打开,点击捐款会跳到一个给贫困人口捐食物的网站。同时电话也可用,并且用得是路易斯安那州的区号,细节没得说,讲究~苏珊娜被“女教友”奚落一顿后,就轮到“汉斯福德”牧师上线了——注意后面的白板,上面的关键词有“保持简单和愚蠢”、“A FRIEND IN JESUS(教友)”、“礼貌×3”等等,个别词汇怕人不会念还专门写了音标,可谓做戏做全套了

吉米终于把卖手机的另一个潜藏优势给发挥出来了……瞎话张嘴就来的吉米根本不需要提示板,他三言两语就把修尔塑造成了一个好人和英雄,这起案子一定是个误会。吉米不忘给网站“捐助”的同时,还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很“轴”的牧师:麻烦您告诉我庭审日期啊,我们包了几辆车,打算整个教会都过来“热闹热闹”。

法院权衡利弊、保守怕事的心态,金明白,吉米更是吃透了——咱们这群修尔的教友不是不讲道理,只是咱们讲起道理来比不讲道理更可怕……“牧师”下线后,苏珊娜暂时不会来电话了,但以防万一,吉米还是留下三个学生守一天电话。

这与第三季时那个较为随性、还愿意率先支付学生劳务费的吉米又有了些许细微的变化,同样是“收钱做事就得好好干到底”,这次吉米更直接,也更不讲究所谓的“表面功夫”。金和吉米双管齐下,终于战胜了苏珊娜——事后,金很佩服吉米能想出利用电话的主意,这让她的计划更丰满完善,而吉米不愿居功,毕竟整个虚张声势、再以势压人的主意都是金的,他只是耍了点小花招罢了。

金主导大方向、把控官面环节,吉米力主执行、进行细节完善,这似乎是“贼夫妻”全新的相处方式……但这真的是吉米和金两人最合适最准确的关系状态么? 

 

不复曾经
咱们再回到本集的开头,金送吉米上车前的那一段。那是两人开始执行计划的第一步,金不苟言笑,带着明显的抗拒和冷漠。

吉米也明白,金虽然选择帮助自己,但“全力”不代表“全心全意”,所以只得用一些软话来安抚她的心理。而金耳机边听音乐边研究修尔卷宗那场戏就更明显了,再次拒绝吉米带东西回来吃的建议,让她和吉米之间看上去完全就是半个陌路人的关系,若不是因为“同谋”,恐怕连这点联系都要断掉。

吉米面带忧郁和失落的样子离开,可以视为两人关系跌落到谷底的标志——这和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事并没关系。所以,等阮太太认为吉米是被“生气的老婆”赶出家门时,吉米连反驳的劲头都提不起来,只有充满苦涩的无言以对……

阮太太教育吉米要“认错到底”是出于好心,不过对此时的吉米反倒有些伤口撒盐的意思……他们现在还能把架吵起来么? 

如果说计划成功后两人重燃“激情”是感情恢复,那就大错特错了。后半集中有不少场景都似曾相识,我们不妨做些对比。

S2E1中,“维克多”和“吉赛尔”兄妹成功戏弄了肯之后,两人(尤其是金)欢笑着跑了出来,望着带给她全新体验的吉米,金情不自禁地上前拥吻。

这个吻,犹如一层窗户纸上沾到了一颗火星,纸面缓缓变黑、发光、窜出火苗,直到烧穿整张纸。再看看本集,得胜归来后,金一言不发把吉米拉进了楼梯间,丢了包就是一波不容抗拒的强吻。

这个吻,则像是往一堆枯萎的干柴中丢进了一支火把,迅速燃起了一整片大火……虽说两次都是金主动,但前一次偏向于骚动的情欲,后一次则偏向于粗暴的欲望。我不怀疑这次久旱逢甘霖的“雨露”两人都会很尽兴,但第二天早上两人的对话(金要早起去加班,吉米继续为办公室选址)还是多了些隔阂,少了些温存

虽说“情欲”二字通常不能拆开来看,可这一次两人的亲热更多是激情使然,当做他们之间一次意外的不合时宜的回光返照会更好……在讨论梅萨维德银行开新部分事宜时,凯文忍不住把他和佩奇间的一个小争执说了出来:凯文想在新店重现上一家店搞噱头引来大量客户的“奇迹”而佩奇则从更现实的角度出发,工程、设计、时间、成本都不允许。

凯文的主意虽然不至于异想天开,但绝对是得不偿失,在职场上认真做事的金足够理性且专业,自然会支持佩奇……只是,如此“循规蹈矩”的思维模式,忽地让金感到了一阵索然无味。金再次拿出了S2E1中她和吉米第一次行骗时得到的纪念品——蓝宝石酒的瓶盖

当时她进入“吉赛尔”的角色后,“戏瘾”来得贼快,点名要了死贵死贵的蓝宝石龙舌兰,喝完一整瓶后,酒保把瓶盖送给了金留念。第二天,也是在两人捅破窗户纸亲热过后的那个早晨,吉米拿着瓶盖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要是一直能这样就好了”,换来的是金微笑拒绝:“昨晚只是胡闹…工作时我们不能那样。

那时候的金,尽管也很享受邪门歪道带来的新奇感和满足感,但依然恪守着她长久以来所认定的职业操守。可是这一年多来,金早已或被动或主动地与吉米“狼狈为奸”了多次,尤其是助修尔脱罪的这一回,她第一次品尝到了依靠“旁门左道”来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无上快感。

原本金在听佩奇聊业务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现在她更是掏出了当年的战利品,其中的意味,呼之欲出。顺便说一句,这瓶BB&BCS系列虚构的蓝宝石酒,它的瓶塞子现在官方已经开卖了,价格喜人,折合人民币只要一万多哦……

如果觉得现在的金非常“适合”与吉米在一起,他们俩正变得前所未有的合拍,那不妨来看看下一个可做对比的场景。S1E1中,金和吉米躲在停车场抽烟,你两口,我两口,从容不迫、默契十足,那是两人关系稳固并处于上升期的档口。

即便之后他们的境遇和关系有了一定起伏,但至少在一块儿抽烟这件事上,他们并没有过“不合拍”。再来看本集最后,金看到熟悉的铃木车便突然下定主意来找吉米,同样是嘴上的烟被吉米拿走,这次她却表现出了一丝意外错愕和措手不及,连带着吉米的动作都有些不自然了。

两人为何会变得“节奏失调”,随后便会得到答案。

金说自己在“想事情”,吉米想当然地认为金是过不了自己那关,开始胡思乱想,连忙摆出一副“我理解、我的锅、别担心”的认错态度:我知道这不是你喜欢做的事,胡闹和工作应该分开,“这次疯狂没人知道,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该收手了,再也不干了。”

吉米费劲心机不停宽慰,希望金能放下“心理负担”,这是吉米一向来再正常不过的操作,查克应该特别熟悉。但他这次面对的金既不像自己、也不那么像查克,自己的悔错保证,却换来金一句没头没脑的“我们再做一次”。

至于是什么事,个人猜测是通过歪门邪道,来让卢伯克地方政府通过佩奇认为不可能的新版银行设计方案,来给凯文一个“惊喜”。事实上,在两人滚床单后,金就说出了“地检官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样的话,可见她最享受的是“法律”带给自己的胜利,走正路获胜的感觉很棒,而走歪路取胜的滋味……更美妙。

吉米显得有些猝不及防,一直以来,他才是那个蛊惑别人、需要教训的“后进分子”,他需要别人来做“道德准绳”来拴住他,有人给他殿后、让他心地善良诚实……可如果有一天,那根准绳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他犯罪的唆使者……那么,他们恐怕将共坠烈火。原以为金是吉米变索尔的那根弹簧,没想到她还是个大功率助推器——我们都知道那个结局,却没能猜中这个开始。

 

【也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