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堕落街传奇》S2E3:新芽已生,余烬未灭

“生”与“死”是两面一体的,这在第三集中尤为明显:旧秩序的兴旺发达,带来了新的斗争和挑战;艾琳实现自己艺术理想的方式,依然是传统的钱色交易;洛瑞真正做起了演员梦,桃乐茜也终于直面自己的梦靥,横亘在她们面前的,是食古不化的皮条客……未来属于谁不言而喻,但眼下这一城一池的得失却尚未可知。

 

 

扫黄的本质
又一次“扫黄打非”专项行动开始,吉恩出现在警局讲解新政令精神,核心要点为“严厉打击色情业,严控相关产业的扩散”。

与吉恩一本正经、踌躇满志的态度相比,下面警察们就是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了,谁让他们对此类行动早已见怪不怪了呢?奥斯顿和麦克多纳聊天时,就直抒了对新政的不满,警察队伍都很排斥这种华而不实的政令,至于原因嘛,上一集里他已对吉恩说过了。

照理说,麦克多纳经历初次上任后的“失败”,多少也会抱有同样的悲观情绪,但他显然看得更透彻,因为他道出了最本质问题:钱。现如今纽约色情业和娱乐业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纽约政府却不能分一杯羹,因为黑道把持的场子根本不交税——既然如此,索性直接让它们彻底消失,至少还能为合法纳税的文化娱乐产业多提供些保障。

“无关道德,而是钱。”麦克多纳颇为看好这群“理想主义者”发起的新行动,但这还不能唤回奥斯顿失去生机的雄心……这次“重拳出击”的根源如何理解呢?以366酒吧为例,这里人流量大、酒水卖得多,就连白粉的销路都很好,外人要想来赚一笔,会立刻被“合作商”乔治联合经理文森特赶出去。

卖白粉的人和提供销售场所的人,自然是不会交税的。更厉害的是,连366酒吧本身都属于“无证经营”——公众道德部来检查之前,文森特会提前收到警方的通知并做好准备,检察人员来的时候,只会象征性地没收两箱酒,文森特再去交点罚款、走个过场,当天晚上就能恢复正常营业。

酒水,罚金,还有定期给警察的“孝敬”,虽然都是支出,但与酒吧不上税的实际营业收入相比,实在是九牛一毛……现状即如此,就如同吉恩走进一团糟的新办公地点,还不巧搅了一对正进行交易的嫖客妓女的雅兴——在这片街道上,你们算老几?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对于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来说,任何困难阻碍都会成为发奋跃进的动力。 

 

红灯区战争
文森特、鲍比等人向鲁迪汇报了最近门店经营所受的冲击,最大挑战来源于霍达斯新开的妓院:这些新店很没下限,价格低廉,还用雏妓,摆明了是要不计成本挤跨他们的生意。

鲁迪不得不重视此事,自己阵脚不能乱,先知会卡迈恩一声,大伙儿坐下来好好说道说道。大佬们讨论地盘问题时,雏妓只是个由头,核心关键还是大家利益的分配和牵扯:鲁迪认可霍达斯占放映厅生意的大头,但他绝不接受对方再来抢妓院等其他门店的生意。

上次骚扰保罗的同志酒吧虽是霍达斯“无心之举”可以道歉,但他并不打算在“公共区域”让步

霍达斯算是钻了个空子,很难说他就是不守规矩,而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介入双方的矛盾——而这,便意味着战争的开始。先前鲁迪一时“心软”,允许文森特帮助保罗开不受黑帮管制的新店了,但现在形势骤变,双方开战之下,不管和他们有没有关系,相关场子——比如保罗的新店——都可能会受到波及。

鲁迪来警告文森特小心的同时,也是来给弗兰奇下最后通牒的:这烂仔再次拿走了“自慰屋”的钱,换平时也就算了,眼下这个节骨眼鲁迪心情很糟,自然也容不下败事有余的“累赘”弗兰奇。眼看要汤米出手了,文森特好说歹说把“脏活”揽到了自己身上,总算给老哥留了点余地。

对方可是真正的黑道,就算平时和自己关系再好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文森特远比弗兰奇知道轻重。汤米已经开始“先下手为强”,当然在他们自己眼里,这算“以牙还牙”——朝霍达斯的妓院放把火,以“肉体毁灭”的形式干掉嚣张跋扈的竞争对手。

纽约黑帮在“红灯区”开战了,现在可不是打嘴炮的阶段了,除了正常的打砸抢烧,接下去还会死人。 

 

那些男人
上集弗拉纳根还大彻大悟地告诉奥斯顿会和老婆好好过,这集又和在妓院上班的安妮塔玩藕断丝连了……

从事后安妮塔的言语来看,弗拉纳根真挺喜欢她——警察爱上了妓女,真是一出好戏。妓院经理鲍比更是个讲情义的“情种”,手下所有姑娘她都想尽可能地保护周全……相比之下,自己家里早已疏远的妻子和被停课的儿子,鲍比则完全无法交流了。

与家人相顾无言,回头却能和妓女们相谈甚欢——说来有趣,鲍比这样的人真不少。堕落街上也有令人振奋的好消息:里昂回来了。大家在餐馆为他举办了一场欢迎派对,大伙的欢声笑语中还掺杂着几句罗德尼的骂声。

里昂很快进入了自己往常的角色,就仿佛他从没离开过五年一样。再衰的人也难免有运气好的时候,烂赌鬼弗兰奇这一晚破天荒赌赢了,还赢了一间公寓回来,看上去只是个经营不善的小铺子,而且马上要和一位名叫“苏海云”的女性合伙。

弗兰奇已经被黑道生意“除名”,前两集他身边的“一生挚爱”克里斯蒂娜也不见踪影……可以说,他又回到了一穷二白的状态,这次偶然说不定会是他人生中一次新“转机”呢。 

 

为理想献身
AFAA的颁奖现场觥筹交错、人声鼎沸。显然,如今色情片的评判标准正在往文艺价值上靠,这引来了哈维“积存已久”的牢骚:我是走错地方了嘛?为什么人人都闭口不提我们究竟拍的是什么?

哈维更热衷于成人电影最原始、最纯粹的“本质”,这并不羞耻,他生性坦荡,且为此骄傲。尽管如此,哈维在“最佳导演”揭晓前,忐忑之余还是把电影获得成功的“首功”记在了艾琳身上。

哈维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艾琳虽然只为电影执导了一场戏,但正是那场戏才让自己被提名,甚至获奖。哈维登台领奖对艾琳来说是一次巨大的鼓舞,她聚焦着那个炫目的舞台,幻想自己也站在上面

她的“梦想”在此刻进一步变得清晰明确——不过,要想实现这个梦想,首先得有足够的钱和话语权去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之前哈维不愿全力支持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拍片全得仰仗黑道鼻息,而在东海岸能找到的“大宗投资”,基本都是黑帮的钱,这也意味着自己的创作会处处受制,这当然不是艾琳想要的。

颁奖结束后的宴会上,艾琳找上了内特·马龙,对方虽然没有投资的打算,但把亚历山大·普尔曼介绍给了她。接下去就有意思了。

亚历山大十分认可并愿意支持艾琳的点子,前提是她本人能出演,毕竟他是冲着艾琳来的,而艾琳这回则打算彻底退居幕后了……眼见双方有了分歧,亚历山大便提议来场钱色交易。

在那一瞬间,艾琳无比错愕,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有尊严的导演,而不是当初的“站街女”坎迪……她本能地想拒绝,理智却告诉自己:当初为了几十美元就能卖一次,如今用一次Blow Job就能轻松换来一万美元支票外加10%的拍摄成本,何乐而不为?卖啥不是卖。但真“为艺术献身”后,艾琳的感觉却不那么轻松

当艾琳以为时过境迁、天翻地覆的时候,她却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世界的本质依旧。可等自己回到家后,听着不同往日的电话录音,边喝酒边看着能帮助自己实现梦想的支票,她又开始兴奋起来……

当艾琳觉得一切都没变的时候,她又发现世界还是不一样了:她用一刻钟时间,轻松拿到了过去一年都不一定能赚到的钱,这笔钱还将会完成过去她想都不敢想的“事业”。 

 

弱势群体
拍片现场,拉里正在如饥似渴学习他所接触到的一切,丝毫没留意到手下姑娘正在发脾气:达琳察觉到她的薪酬比别人少50美元,遭遇了“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待遇,妥妥的职场歧视啊!

事后,达琳明确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要求拉里向伯尼商谈,为她讨回公道。

不过,现在的达琳也不再那么需要拉里了,直言“你不上,我就自己去谈。”按理说,如此千载难逢能表现自己皮条客价值(维护手下姑娘的权益)的机会,拉里应该充分把握才是——可现在的他压根没多少心思做“正事”,反倒向伯尼提起了自己希望入行当男演员的想法。

无奈,当下消费色情片的主力军是白人群体,他们不愿看到黑人的阳具,连看黑妹大多也是无所谓的态度:不管是拒绝拉里入行,还是少发达琳工钱,本质上都是一个问题,“无关种族主义,只是生意”。达琳得知(一半)实情后无比失望,连拍摄都没法达投入了,而后一言不合干脆撂挑子走人。

如今的达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略显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她足够正视自己的“工作”,也十分清楚自己的“权利”,还想拿陈腐不公的那一套糊弄、欺辱她,可没那么容易——仅这点而言,达琳怕是早就甩开拉里很远了…… 

 

新生力 VS 旧阻力
C.C原本准备和洛瑞一起去洛杉矶,但他大包小包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紧张……他害怕坐没坐过飞机,他不明白时区的差异,他临时又改主意不打算去了——说到底,C.C恐惧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他更习惯并喜欢待在纽约那一寸空间里,只有在那里,他才会感觉自己是国王。

自己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又不甘心洛瑞(自己)失去这次机会,C.C只能“放”她一个人“飞”。这正是洛瑞一直想要的“自由”独自来到洛杉矶的洛瑞非常兴奋,看啥都是新鲜、有活力的,宽敞明亮的酒店、舒适宜人的房间、清朗开阔的好莱坞风光……所有这一切,让她如坠梦里。

重点在于晚上的颁奖典礼。洛瑞穿过外面的反对人群进入现场与艾琳、哈维汇合,哈维也不忘言传身教,要她们把握好遍地机会,多在这儿认识一些业界人士。于是,洛瑞就和星探格雷格·泰勒聊上了。格雷格不愧是做星探的,一见面就对洛瑞往期作品如数家珍,他希望洛瑞能到洛杉矶发展,自己能帮忙打开局面。

其实,格雷格这些话也许对每个见到的艳星都说过,而洛瑞应该是最“受用”的那一个,因为初次“离巢”的她太渴望太需要这些了。喜上加喜,洛瑞还真获奖了:她兴奋地奔上领奖台,捧起奖杯,微笑着面对众人,享受灯光和目光聚焦,说着语无伦次的感谢词……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再之后,洛瑞和格雷格搞到一起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次“激情结合”根本不需要钱,但洛瑞相信,这笔“投资”会给她的将来带来滚滚财源。与洛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窝在纽约公寓里看电视等消息的C.C,“忘乎所以”的洛瑞没给他打电话,他只能掩饰自己的尴尬,再顺便嘲讽梅丽莎一番以发泄自己的郁闷。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洛瑞在自己面前兴奋地讲述着洛杉矶的一切时,C.C却越听越不是滋味:认识很多人?以后片约不断?那我的位置在哪里?在C.C眼中,洛瑞不该是一只即将离开巢穴、飞黄腾达的小鸟,而应该是被捆缚在蛛网上为他提供养料的肉虫。所以,别做你的演员梦了,还是当一个挂着“最佳女配角”头衔的高级妓女更适合你(我),现在再卖一次最起码也得2000美金起吧?

洛瑞不想再卖淫了,但她的翅膀还被C.C捏在手上,“别忘了你是什么,婊子就是婊子。” 

洛瑞昔日的“小姐妹”桃乐茜如今正和艾比、戴夫热烈讨论着为妇女解放/苏醒所做的诸多努力,她在西海岸已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如此自信出色的她,依然没摆脱5年前的梦靥,她还在顾忌着C.C。

心理阴影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抹去的,尤其桃乐茜当初还是不辞而别离开纽约的,这些年来她并未战胜心魔,只是逃避而已。艾比跟着桃乐茜,去见了戴夫帮打官司出狱的阿琳·卡门,通过这次小聚,她见识了不少(实干型)女权运动者的为人和行径。可在她跟着阿琳下车时,桃乐茜却选择留在了车上。

除了C.C,桃乐茜还惧怕着纽约深夜的街头,她曾是外面那些站街女中的一份子,这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好巧不巧,在下一个夜晚,刚教训完洛瑞、怒气冲冲的C.C一头冲进了“踩镲”来找艾比寻求“建议”——艾比平时对皮条客是个什么态度C.C很清楚,因此他这次八成是来找麻烦、泄第二波愤的。

艾比(想替桃乐茜打掩护)下逐客令的回应,比C.C预想的更猛烈,正当他打算跟艾比、戴夫好好玩玩时,他见到了最令他愤怒疼痛的那根倒刺“艾什莉”。

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想逃避反而越躲不开。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桃乐茜只得选择不再退缩,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出自己的真名“桃乐茜”。而人达到了“出离愤怒”的状态时,反倒往往会忘了如何去愤怒——“祝你今晚愉快”,C.C留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留下止不住恐惧的桃乐茜坐在原地瑟瑟发抖。

皮条客所织就的蛛网终将断裂损坏,冥顽不灵的C.C总有一天也会被扫进故纸堆,但在此之前,他会不顾一切地疯狂收网,不让猎物离他而去。桃乐茜跌跌撞撞之下,终于真正逃出来了……剩下的其他人呢?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NASA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