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风骚律师》S4E9:与不复曾经的过去道别

毫不夸张地说,第九集是第四季最好的一集:剧本和导演由该系列的顶级“大牛”詹妮弗·哈金森和文斯·吉里根操刀,“殿堂级”的摄影摄像也令人五体投地,大量对称构图让观众体验舒爽,长时间的低光亮度以渲染失望压抑的气氛……那么多镜头画面实在没精力全列出来,不然文章没法写了。本集标题名为“wiedersehn”,即德语“再见”的意思——虽然命运版图距离《绝命毒师》越来越接近了,但相对的,它也离《风骚律师》的原貌越来越远,该与许多人、许多事道别了。 

 

再见,旧秩序
与轮椅为伴的赫克托被安排到了养老院,拉罗见到长辈这个样子难免神伤,但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故作轻松地与赫克托打起了招呼。拉罗说了一句“贯穿始终”的话:我知道你还在这儿(还能思考)。

“哪怕赫克托只剩下一个脑子,我们萨拉曼加家族也能重新开始。”

拉罗熟谙人心、善造气氛,他直接谈起了赫克托当年的“风光往事”:由于某位做过大学教授的旅馆老板对自己不敬,赫克托虐杀了对方,还一把火烧了那家郁金香旅馆。赫克托听着自己嚣张跋扈的过去,气血上涌、喘息不断,显然极为受用。
拉罗还真是个妙人,当年偷偷潜回现场带了个纪念品回来——旅馆的吧台铃铛。真是服这剧组了,连个道具背后都这么有故事……对赫克托来说,铃铛象征着萨拉曼加家族和自己过去的骄傲和威风,用它来替自己发声,实在太棒了。“命运の叮叮”终于上线。

最可怜的要数纳乔了,两个萨拉曼加谈事,把他当成外人支开,就连旁边的老太太也把他当贼一样防着(纳乔一看就不像好人)……就算随后来到炸鸡店,照样也没有他说话的份。见到古斯塔沃后,拉罗先夸炸鸡做得好,然后大方表示“欢迎你加盟,我很想投资啊”。

我把这个“幌子”,理解为拉罗毫不掩饰他得陇望蜀和志在必得的态度。去办公室详聊时,拉罗首先对古斯塔沃“白手起家”表示佩服,然后以“萨拉曼加家族代言人”的身份,对他救赫克托一命之事表达感谢,“你的恩情和善意,我们收到了”。

拉罗可不是为了说这些“废话”才来找古斯塔沃的,他实际是想敲打“炸鸡叔”,断然不会放过任何试探对方的机会。目前咱们相处很融洽啊,你有没有对埃拉迪奥不满?他让曾经有仇的咱们两家为他打工,自己只需在后面躺着数钱,也许他就是希望我们继续互相仇视呢?我们关系要太好,老大恐怕会不高兴吧?

以一个“高级打手”的身份而言,拉罗说的话句句大逆不道,做老大的很多时候都会主动鼓励麾下大将不和,来保持组织架构稳定……拉罗现在对古斯塔沃讲这些,想造反不成。但古斯塔沃又岂会被如此低级的试探算计到?无论他到底怎么想,都不可能在一个初次见面的“萨拉曼加”面前展现出来。

两人初次会晤是友好融洽、富有成效的,双方达成了“互帮互助”的口头协议,可谓皆大欢喜。不过,古斯塔沃转眼换上了一张冷漠且略带杀意的面孔,拉罗出门后立即问起分销事宜,还让纳乔带他去拿货地点,可见他们都是笑里藏刀的主。拉罗随手把饮料杯一扔,掷地有声,晚些时候这个杯子还得由古斯塔沃来清扫——双方的真实关系,可见一斑。

萨拉曼加家族好歹还是有个别有脑子的人存在……他们始终都没真正信任过古斯塔沃,眼下拉罗就准备“辩证”地继续执行赫克托的吞并计划。古斯塔沃原本还想再维持一阵子表明上的和平,但现在拉罗先亮剑了,他也必须做出必要的防范。 

 

再见,大工程
本集标题的“一语双关”,就出在地下室最后一块需要爆破的石头上。爆破进行到最后一步出了点小问题,从大家平静的神色来看,问题理应不严重,维纳却主动提出去看看。

麦克此时就有些奇怪:这点小麻烦,还要你这个总设计师下去处理?卡伊去不行么?不过在自己坚持下,维纳还是如愿返回了地下室,检查纰漏事小,找个没人的环境释放自己的颤栗事大。

关于这里维纳为什么会突然紧张,大家已经有了许多猜测,个人觉得,发现“炸鸡叔”想灭口的可能性极低,因为完全没有理由……也许就是单纯害怕出错被炸死那么简单。搞定线路后,甲乙双方利用卡车震颤声掩盖了地下的爆炸声,最后一次爆破作业圆满成功。

在引爆之前,麦克就注意到了维纳有异于他人的紧张;在成功之后,长了心眼的麦克又发现维纳没有显出起码的兴奋,情绪相当低落。等一行人庆祝时,差距就更明显了:连经常惹麻烦的卡伊都不计前嫌给麦克敬了杯酒,而向来关系最好的维纳却躲在一边玩深沉。

这就叫世事无常啊,之前麦克还嫌弃年轻人不懂事呢,可年轻有年轻的好处,他们精力旺盛、不记仇、更不知道怕,反倒是成熟稳重的长者,一旦有了心结很难排解掉。麦克坚持要求知道是怎么回事,维纳的回答并不稀奇:工程做太久,他想家想妻子了,还想请几天假,进度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也许这是维纳最后的“尝试”,尽管他早已明白麦克是不会准假的——经过上集的威胁,维纳开始害怕了,害怕工程不能如期完成,更害怕一时不慎惨遭肉体毁灭。当然,他可能也有类似于老白那样的困扰,不得不早点出去,这就不得而知了。当初最放心的人如今成了最不省心的人,麦克也很无奈,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不离开这儿的前提下,多给维纳一些通话时间。

麦克的“安保警戒”原则是外松内紧,尽可能予以工人们方便的同时,决不允许有任何暴露隐患存在——尽管表面上已经安抚了维纳,但同时麦克也盯上了他,维纳的一举一动他都不会放过。接下来咱们看看《风骚律师》妖孽级的镜头语言维纳打完电话后掐灭了烟头,看似正常斜立的烟嘴忽地倾倒了。

随后,维纳一脸慈祥地看小伙子们“最后几眼”,并开始观察四处的监控探头。第二天,麦克发现若干监控画面上出现了小红点——电压突增导致雪花了20多秒钟?麦克从来不相信什么意外和巧合,如果不是他心细如针的敏锐观察力,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发现维纳跑了呢……

但这时已经晚了,维纳房里只留下了后续工程的说明书和一封亲笔道别信。根据有异常的探头,麦克等人迅速还原了维纳的逃跑路线,当保安跑上屋顶时,会不会觉得那把锁头倾倒的锁有些眼熟呢?……维纳就靠着一把激光准直仪和一把钢锯,不动声色地骗过了所有人。

维纳是一个人逃跑的,其他人都还蒙在鼓里……但他这一行为,无疑会让其他人都陷入被动的险境。麦克给予了维纳足够的信任,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背叛,这意味着“信任”在这里一无是处——为了弥补过失,麦克必须把维纳捉回来,我想这也是将来他和古斯塔沃无比合拍的原因之一吧。 

 

再见,W & M
上回我没猜错,金的“再来一次”果然是打银行设计图纸的主意,咱们来复盘一下这次行骗。首先,梅萨维德银行想更换设计图只是凯文的“突发奇想”,外界根本不会有消息,卢伯克市的公务员毫不知情,更不会防备,这是使诈成功的大前提

“莉齐”拄着双拐来到市政厅建筑安全部,向工作人员雪莉宣称自己整理图纸时发现可能存在差错,想来对比一下以防意外。

雪莉为了照顾这个腿脚不便还气喘不止的女性,特意拿着图纸走到外面,到她身边去比对(进一步保证视觉盲区);“莉齐”先后透露,自己越野跑没留意才扭伤脚,她有个8个月大的孩子,基本都要自己操心,不过总算有哥哥帮自己,尽管哥哥不太靠谱。
“莉齐”的言行先后释放出这些信息:她废了老大劲才过来,她已离异,是个单亲妈妈,她依然在努力活出职场女性的尊严和优秀。两人比对发现已提交的图纸并没差错——因为金现在拿出来的这份图纸就是原版拷贝。发现“虚惊一场”后,“莉齐”大喜过望,直言出问题的话她的下场会很惨,这又暗示了自己责任重、压力大。

这个时候,不靠谱的大哥“比尔”出场了,他们用一场孩子“艾丹”被一个人留在车里的灾难,成功转移了雪莉的注意力,不仅让奶水渗漏到原版图纸上,也让雪莉进一步相信了“莉齐”所言非虚。等“莉齐”以拄拐的速度往返现场时,原版图纸已被损坏,她自然会惊慌失措——火候已到,雪莉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给“莉齐”开了后门,毕竟两份图纸是一样的。

当然,“莉齐”再次拿出来的已经是掉包过的新设计图,雪莉不会再费心查验。金成功塑造了一个自强不息又身心俱疲的女性形象,她所展现的生理与心理状态,一般人都不会设防,还会给予同情(及部分尊敬)——而对雪莉这样的“过来人”而言,金的伪装更有杀伤力,她一边说着“我们(职场女性)应该团结”,一边再开绿灯,直接把给盖章了。

金这次计划,就是想避免走流程直接替换设计图,仅仅通过欺骗一个基层工作人员,她就完成了一切——而且我相信,她才是制定全盘计划的人,吉米不过是帮她完善细节的高级顾问罢了。回头两人庆功时,吉米对他即将做回律师信心满满:自己的潜在客户群很大,那群“边缘人”迟早会需要律师,自己只要像卖手机那样,给他们灌输一个概念就行。

“不过,他们只知道我叫索尔·古德曼。”得嘞,未来索大律师的起点已经找到了。吉米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话锋一转,很自然地说起了以后与金继续干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勾当,帮助其他像修尔这样的人脱离法律制裁——他依然没有放弃和金一起开律所的打算,或者说,最近几次合作让吉米重燃了希望。

但金显然不想经常做这些,咱们的主业应该是“行善”。金这个态度,吉米心里肯定要起疙瘩:你所谓的“善”,标准是什么?咱们一块开了四百多公里来得州卢伯克耍阴谋诡计,完了你又要装矜持?道德准则变得也太快了吧?

金的见好就收、吉米的满腹牢骚都可以理解,就好像乖学生带着坏学生搞了几次恶作剧,让原本孤独的坏学生以为找到了知己,正当他兴奋地盘算着下一次恶作剧时,乖学生却又老实了回去,坏学生难免会有种“用完被甩”的失落感。不过在金的坚持下,吉米还是隐忍了下来。 

接下去是吉米以饱满状态参加听证会的高潮戏了。

一开始他对答如流,让人无可挑剔——诉前转移项目?我有监督人的表扬信。在CC通讯的工作?我有经理的表扬信,还有销售奖呢。法律法规新动态?最高法院的案子我讲起来头头是道。

吉米的优良表现,让他迅速迎来了最关键的三个问题一、关于你当初被停职的原因,有什么想说的吗?参考答案:我很对不起我的哥哥查克,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能向他道歉。

实际答案:我对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羞耻、悔恨,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二、法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参考答案:我受查克影响才从事法律,律师对我而言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追逐查克高尚成就的道路。

实际答案:我一开始不想做这个,但通过和一些律师一起工作,机缘巧合下,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尝试一番……我很享受帮助他人,我爱我国的法律体系,我过去一年很想念律师工作。

三、你的看法有受到什么(人或事的)特别影响吗?参考答案:与哥哥对簿公堂让我后悔不已,哥哥的意外身亡更令我悔恨交加……实际答案:奖罚分明,大学口号(基本等于没说)。

这是第四季吉米最长的一段独白,他说的话虽然有些冠冕堂皇,但总体上也算发自肺腑——可委员会让他等通知,这令吉米的笑容瞬间消失,他无比熟悉这种感觉。

吉米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他主动出击,很快得到了最不希望听到的结果……这下他无法理解了:我表现地面面俱到,到底哪里不对了?“委员会有人觉得你不真诚,明年再申请吧。”——在别人眼里,查克在当地法律界颇具传奇色彩,吉米成为律师和被吊销一年执照,都与哥哥有关系,他们的问题指向查克,而吉米偏偏对查克只字不提……说句实话,吉米哪怕再骂两句查克,都要比闭口不谈来得强,至少这还有点“真性情”。

事实上,委员会已经给了吉米三次机会,可吉米一次也没抓住……如果我是不明白麦吉尔兄弟恩怨真相的外人,我也会觉得吉米的回答足够精致,但不真诚。悲剧就在于,吉米浪里浪荡了那么多年,这回十分难得地真诚了一次,却被认为不真诚,这才是最讽刺的事。在吉米无比愤怒和懊恼的同时,金正在为吉米准备“世上第二棒律师 again”的杯子,以及“JMM”定制款公文包。

金有自己的理想,但她还是能把吉米放到很重要的位置,这次吉米若能重新拿到执照,他们之间本有可能再获得一个新的开始……然而她等来的却是充满怨怒的吉米。金强行稳住了吉米的情绪,三言两语帮他找到了关键所在:“提到查克时你怎么说的?”“我为什么要提查克?”

对吉米来说,忽略掉那个恨多于爱的哥哥是他最大的真诚,可对外人而言,完全无视自己人生中一个关键角色才最反常。吉米这会儿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隐藏在他心底的自卑和自尊又涌了出来,他认为金是不相信自己:你觉得我是个混球,专替坏人打官司的讼棍吧?你还当我是“风流吉米”吧?!

吉米已经没有亲人了,此时的失望、委屈、愤懑等所有负面情绪,只能向最关心自己的人爆发,他连带着把金不愿再与自己合作的不满也吼了出来。直到此时,金依然耐着性子为吉米进行理性分析:别人知道你们兄弟俩发生了什么,就等着你说点啥呢,可你压根没提。

在金眼中非常稀疏平常的事儿,在吉米脑中却成了盲点,他原以为查克对自己没任何意义了,但他还是逃不过别人通过查克对他的判断——可笑吉米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这么多年下来,却依然没有学会“虚伪”。吉米此刻已失去了理性,只想把所有心里话全吼出来,下一个重点是“所以我们才没有共同的办公室”。

这其实是金心中另一个心结,吉米提到了,她必须据理力争:我一直站在你那边,你不能凭一个办公室来衡量我对你的感情。——你无聊了才来找我玩玩,现在还露出和别人一样道貌岸然的表情,给我落井下石。——你从来就在井底。

这是两个人的“真心话”,更是他们无法挽回的“大冒险”。经此一役,吉米和金本就摇摇欲坠的关系注定覆水难收,而后他们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继续待在一起,但唯独不会再有男女间的感情了。 

良久之后,“你还想做律师么?那就从这儿开始吧。”如此放弃,两人都不甘心。

吉米想做回律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是距离讼棍索尔·古德曼,他也还很远:会骗人,却不会装蒜;会煽风,却不会放火;

会油嘴滑舌,却不会矫揉造作;

会坐井观天、幻想更大的世界,却没学会拆掉井中一块又一块的转头。

 

【写完这篇精疲力尽……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