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S9E1:打仗容易,建设难

在开始本篇评论之前,首先想为《行尸走肉》演员斯科特·威尔森哀悼一番。斯科特·威尔森在2011-2014年第二季至第四季扮演农场主赫谢尔·格林(Hershel Greene),该角色在第四季之死曾造成轰动,对剧情走向也有很大影响。威尔森在第九季开播前的10月6日去世,享年76岁。

令人惋惜的是,《行尸走肉》剧组曾宣布威尔森将回归第九季,而他在这一季的戏份已经拍摄了一些(应该是出现在回忆中)……这些镜头画面会成为他的绝响。我想,玛姬和格伦的儿子取名为赫谢尔,也正巧是另一种形式的纪念吧。 

《行尸走肉》拍到第九季已经陷入了某种尴尬的境地,收视率和口碑持续走低,几位主演相继离开,而AMC不愿放弃这块依然坚挺的金字招牌——第九季首集显示出了许多新的气质,展露出该剧想“破而后立”的决心,我(们)希望,它能迎来新生。

 

 

丧尸依旧
每一季的第一集都会有相当篇幅的动作戏,这已经成为《行尸走肉》系列不成文的规矩了,本集“打行尸”的场景虽然不多,但还算有诚意,主要以开头众人一起去亚特兰大“山寨”白宫搜刮物资为主。

在这段并不长的经历中,有不少亮眼的小设计

比如行尸抓西迪克的脚是常见套路,但这种满脸+全身冒虫的别致“新款”却是首次亮相,还带蜘蛛哦。另外,加百利碰巧在“人类进化史”看板前砍死并立起一具行尸的场景,着实让我感到有趣好玩。

这到底算人类的进化还是退化呢?这是个科学问题,也是个哲学问题。当然,最惊心动魄的还数玻璃地板上拖运物资的场面——这种玻璃,往往就是为了碎掉而存在的,所以怎么碎、掉什么、死不死人都是观众纠结的地方,为此以西结还差点没命了。

放在《行尸走肉》整部剧中,本集的动作戏不算太优秀,但是“大大小小”的看点都照顾到了,应该给个好评。 

 

休养生息
该打的仗都已经打完了,就算以后还有新的敌人,至少当下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

新的片头画面其实也反映出了“新生”主题:枯树抽芽、废土生花等等画面,无不在暗示休养生息的情形。

距离第八季结尾的大战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时间(近一年?),直接证据是玛姬儿子赫谢尔的长势……亚历山大、山顶寨、神之国、海边旅馆、救世堂五大社区(“垃圾场”已除名)结成了新的联盟,比起战争时期有了许多可喜进步。比如亚历山大的重建颇具规模,有田地、有水车,还有许多太阳能发电板。

瑞克、米雪恩、朱迪斯三个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可以安然看着群鸦飞过,侧面也说明这段时期大家过得很太平。救世军种粮收成不行,但总算尤金可以用废玉米做乙醇燃料,救世堂也算有所产出。同时,达里尔还负责监管救世堂进行各类器械工具的修缮维护工作,以保证不时之需。

有这么多张嘴巴要吃饭,现有的粮食储备肯定难以支撑,所幸一行人在“山寨”白宫的园艺管理存储室里找到了许多种子,这是安妮(简迪思)以前做老师时阴差阳错存下的,算是解了未来之急。而原本只用来当展览品的铁犁又要再次“实战”了,山顶寨还能以此为模型做出更多耕犁。

另外获取马车之类的物品更不用说——人类社会文明在末世危机下发生了严重倒退,再次启用早已被淘汰的生产工具自然也是“顺应时代”的好主意。 

 

危机重重
新联盟看似欣欣向荣,但实际上现存的麻烦远比想象的多。

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多势众却又生产力低下的救世堂:这儿原是一个废弃工厂,想种粮食只能用盆栽土,而长期处于准军事化管理下的救世军,除了“士兵”就是“工人”,让他们一下子转职做农民,主客观上都太勉强了些。

而救世军也没那么容易“转性”——用行尸当稻草人驱赶乌鸦貌似是个好主意,但这和救世军曾经实施恐怖统治的性质如出一辙,所以达里尔才不同意。救世堂几乎没有粮食产出,现在他们的口粮全靠山顶寨援助,在不少人眼里,这和战不战胜救世军没什么分别,只不过换了个名义而已……肯的母亲塔米得知儿子死后除了伤心,还有愤怒,根源就在于联盟目前多数生产果实和“打野”收货都在无偿补贴救世堂。

如果整个联盟是铁板一块,那这样“厚此薄彼”没什么关系……但如今联盟只是个重组没多久的邦联组织,全靠主角一群领导人勉强维系着互助关系,肩负“输血”重任的山顶寨自然会不爽。依然享受着“特权”的救世堂也不是人人满意——当然,多数人都很爱戴瑞克,并感激他的援助政策——但仍有一小部分人会向尤金翻白眼,并偷偷画标语怀念尼根的统治。

毕竟现在不是救世军单方面殖民剥削的时期了,山顶寨供粮也有限度,瑞克能做的只是尽量配给,结果就是谁都能吃上饭,但基本上也都吃不饱……对曾经作威作福的救世军而言,尤其是遭遇干旱、玉米大多枯萎之后,不满情绪日益滋长并不奇怪。由于河水冲刷、年久失修、尸群过境等原因,附近的“断桥”、破路也越来越多。

这意味着联通各社区间的道路越来越少,运送物资的效率越来越低,本集中扫荡归来的队伍因为桥断转道、泥泞难行而遭遇尸群,就是活生生的证明。也难怪达里尔认为救世堂会垮掉:这儿就一破工厂,根本不适合生产,现在多数路都不好走了,附近的汽油也找完了,就算我们手上有车也不顶用,那点玉米燃料完全是杯水车薪……

其实救世堂的条件并不差,尤其“重工业”基础是所有社区中最好的,只可惜现阶段更需要的是维持人基本生存的农业和轻工业,所以不得不成为拖后腿的社区。更糟的是,罗西塔和尤金马上又要去海边旅馆支援建设,山顶寨能出粮、亚历山大能出人就很不错了,神之国需要重建也自顾不暇……大家都没有更多“余力”来解决现有的难题。

 

 

日久生情
卡萝尔和以西结的戏份大概是首集中最暖心的——直到以西结逃出生天,卡萝尔和他拥吻时,我们才意识到他俩在一起了,看来朝夕相处很重要啊……

人在大悲大喜后总是会异常亢奋,于是以西结在归途中一横心向卡萝尔求婚了,只是后者并未正面回应。

从事后卡萝尔告诉达里尔的话来看,她当时确实有立刻答应的冲动,只是心里仍存顾忌……当然,卡萝尔很喜欢以西结的真诚、乐观和“老派”,她的犹豫更多是出于自我怀疑。不久后,卡萝尔接替达里尔暂时接管了救世堂,此番别离被以西结视作自己求婚操之过急的后果。

卡萝尔只得好言相劝让他不要多想:问题在我身上,而不在于你,你很好,我的心永远会在神之国、在你那边。卡萝尔的隐忧其实不难理解,“获得”的愉悦固然美好,但“失去”的痛苦更让她踟蹰不前。

 

 

新的领袖
由于剧集之外的诸多因素,本季《行尸走肉》关于“领袖”的换届问题显得尤为令人关注,从首集来看,重心放在达里尔、瑞克和玛姬三人身上。

在搬运物资时,辛蒂看到独木舟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哥哥,不免和一旁的达里尔谈起心来,无奈,达里尔和莫尔两兄弟的回忆实在没法用来安慰人……即便如此,他还是用“现充”话语鼓舞了辛蒂一番。

“弩哥”一直是那种不善言辞的“拙劣又耿直”的汉子,但这不妨碍他有自己展示温柔的方式。瑞克其实一直有意栽培“独行侠”达里尔成为一个更像样的领袖,否则也不会让他在战后统领救世堂。只不过达里尔始终认为自己不是那块料,他不愿意像瑞克那样被众星拱月还要上台演讲,他甚至连这个“一方之主”都不乐意做。

他不喜欢待在这个有过不好回忆的闭塞环境里,他更向往外面自由自在的打野生活——尽管瑞克充分肯定了达里尔的管理才能与成绩。事实上,达里尔同时还不满瑞克现在“平衡策略”,这不过是扬汤止沸:我们当初的小团体无所不能,但现在这么大一个摊子?难。

“我们现在不一样了。”瑞克劝自己的话,达里尔不太认可,但表示理解,换成我们的话就是“保留意见但服从命令”

现在达里尔耍性子撂挑子了,又有卡萝尔来接替他管理救世堂……可以说,周围每个人都在帮衬他、扶持他,为他最后接过领袖之位进行着最后的过度。 

现任领袖瑞克其实很苦恼又无力,要不然朱迪斯怎么会给爸爸画一张苦瓜脸呢?救世堂之行后,米雪恩担心他们留尼根一命是错的,瑞克道出了实情:他们要的不是尼根,而是食物。

如今“人口”是最重要的资源,所以才要以最小的伤亡代价结束战争。但是,人同时扮演着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角色,如今这个缺衣少粮、联盟尚未把人口完全转化为生产力之前的初级阶段,是最痛苦、最难熬的。战后百废待举,谁家都不容易,意见最大的当属以战败者身份加入联盟的救世堂,和仍旧在提供大量补给的山顶寨……有鉴于此,米雪恩才会想建议各社区间签订需共同遵守的协议。不能再继续搞简单的一言堂了,不然后患很大。

此外,瑞克还在担忧达里尔担心太多……这个优秀的副手,他实在想多托付一二。 

当然,变化最多的要数玛姬——想夺权的格雷戈里搞了场民主选举,结果只是让玛姬的地位更加名正言顺,她英勇果敢,还懂务农,无论战争还是建设时期都是一把好手,不当选才怪。

在满载而归的路上,山顶寨的小铁匠肯意外身亡了(被行尸咬+被惊马踹),虽然有缺乏战斗经验的关系,但让肯以“技术顾问”身份外出的玛姬依然难辞其咎。

玛姬来向肯的父母塔米和厄尔报丧,通过塔米对自己“错误”政策的控诉,玛姬意识到,自己正在丧失民心。与此同时,格雷戈里又趁着这个的机会,不断游说山顶寨的人重新支持自己。收买人心之余,他把重点目标放到了刚刚丧子的老夫妇身上。

格雷戈里向本已戒酒的厄尔不停劝酒,并乘机放大他心里的伤感和愤怒,一会儿质疑玛姬票选成为领袖的合理性,一会儿又说她只会对瑞克惟命是从……剩下的我们知道了,格雷戈里把玛姬骗去格伦的墓地,让喝醉的厄尔袭击她,结果伤了玛姬和伊妮德两人,还吓哭了小赫谢尔。愤怒的玛姬立刻明白了,而她找格雷戈里算账也是她完成蜕变的重要契机。

玛姬意识到了两点:一,对于小人,你再怎么施以恩惠仁德也没用,人家非但不会领情,还会认为你迂腐可欺;二,山顶寨的民怨已经很大了,否则格雷戈里这样无德无能的小人根本没法趁虚而入,更别提蛊惑别人做蠢事了。不得不说,格雷戈里比第七季那会儿“有种”多了,当时他在玛姬背后有胆掏刀却没胆捅人,这次敢当面捅她了……

格雷戈里有一点说对了:玛姬确实不敢在这个环境下杀他,没人会相信怂包格雷戈里有这么大胆,只会觉得玛姬泄愤杀人,草率反杀会令自己进一步陷入被动……不过,顿悟后的玛姬,开始学会在更高的角度思考问题了。瑞克再次来找玛姬要援助时,开口前还要先叙旧套近乎——因为他知道不断向山顶寨索取不厚道,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但他实在无能为力。

现阶段所有社区里,山顶寨在战时损失最小,如今发展又最好,再加上玛姬一直很慷慨,瑞克不得已之下只能希望山顶寨能继续出粮救济、出人修桥。可这一次,玛姬不打算再无偿提供支援了:救世堂想要粮食可以,他们必须得出人出力去修桥,还要把全部玉米燃料供应给山顶寨。

瑞克的平衡策略实属无奈之举:救世军现在状况很差,本来是做老大“吃肉”的,现在做战败者“吃草”,要是再在这点援助上和他们斤斤计较,恐怕会激起救世军的反弹和哗变。但玛姬不妥协的理由也很充分:以“俘虏”的标准来说,救世军如今待遇已经非常好了,没道理继续让他们白吃白用下去,更不该因此寒了自己人的心。

既然山顶寨的人选择自己成为他们的首领,那玛姬就该优先为他们的利益着想。与此同时,上一季结尾玛姬对瑞克的不满,现在以另一种改头换面的形式爆发了出来:我也不是不顾新联盟的生存和团结,但我不认可你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你曾经说过,战争结束后会追随我,但你并没有——否则,我会比现在的你做得更好。

“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现在变了。”玛姬终于敢公开叫板瑞克的领导地位,她有原动力(尼根未死),也有新动力(瑞克施政欠妥),还有底气(山顶寨综合实力最强且不可或缺)。入夜后,玛姬公开处决了图谋不勾的格雷戈里——“恩”,她布施得够多了,现在她还要立“威”

不过,玛姬在立威时并未丧失理智,她放过了一时糊涂的铁匠厄尔,小惩大诫,处死了罪魁祸首、平时不事生产只会妖言惑众的格雷戈里,可谓一箭双雕。倘若不是演员劳伦·科汉有意离开该剧,我倒还真的很期待她未来的表现……可现在嘛,她与瑞克会如何收场,变成了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欢迎大家也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NASA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