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行尸走肉》S9E2:先虑胜还是先虑败

第二集的表现中规中矩,大体上和首集差不多,不过抛出了更多的悬念(挖了更多坑),稍稍让人多了些期待。

最后瑞克和尼根的那段对话,把本集的质感整体提升了一档:两大首领的斗争仍在继续,不过如今已换成了理念、路线孰是孰非的对抗……瑞克是对的,但尼根也没有错。

 

 

人心思定

 

这一集聚焦了联盟开始修桥后“第35天”的故事。

瑞克同意了玛姬的方案,“联合社区”的建设总体来说处在正轨上,这是最令瑞克欣慰的:大家终于不再仅仅是为生存而战斗,他们是在创造新的文明社会。

除了日常的建设维护任务外,目前联盟最首要的工程就是修复断桥,每个社区都出了人力物力参与重建

借着以西结教育亨利的机会,我们也更加明白了“一座桥”的意义,道路不畅就没有交流、贸易,这对于越来越依赖彼此的各个社区而言非常重要,“想致富,先修路”嘛。

工地上的路标显示,联盟在这段时间开辟了更多据点(托莱多),在百废待举的时期,这也是个可喜的成绩。

伊妮德成为了西迪克的徒弟,跟着师傅学习护理知识和经验,争取早日成为护理医生。

医护人员等关键性岗位的需求缺口一直很大,再培养几个也不嫌多,之后伊妮德被“赶鸭子上架”也证明了这点。

安妮在帮加百利画人像时透露了自己的心声,她觉得自己还是未能融入这个大家庭,只有少数人接受了自己,比如加百利……面对安妮一而再、再而三的强撩,本来就不禁欲的神父终于没把持住。

加百利没能抵挡安妮的热情也属正常,毕竟现在太平了许久,而且两人还挺谈得来……稍稍擅离职守一会儿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白天发生了伐木场的意外事故,但到了晚上,营地里还是其乐融融。卡萝尔戴上了以西结的戒指,宣誓着两人的关系再进一步。

唯一让人在意的是,卡萝尔让以西结“将来再把你写的演讲词读给我听”,听上去实在有点像是FLAG……

 

 

隐患无数

 

修桥工程的整体顺利,掩盖不了现在日益突出的众多难题

河流上游决堤在即,算算时间就在修完桥的那几天,附近还有不止一群尸群在游荡,所以不论是因为天气环境,还是因为尸群压力,都不得不加快工程进度。瑞克决定冒着尸群侵袭的风险实行爆破。

与此同时,联盟总部(亚历山大)最近有传染病,急需西迪克回去处理;救世堂和工地上仍然缺少吃的,连饮用水都要严格配给,尽管各个社区都在节衣缩食,但山顶寨的粮食再不到位,大家都难以为继。

因为贾斯汀抢水这件小事,达里尔和他打了起来,瑞克阻止之后道出了他的隐忧:工地上过半青壮劳力都是救世军。

原本救世军的主要构成就是“士兵”和“工人”,老弱妇孺远比其他社区要少,自然也是目前各个工程项目中的主力,不管是为了建设还是为了稳定,都不应过分刺激他们,“我们应该一起向前看”。

“弩哥”的怨气已经很大了,当面和瑞克唱了反调。

就连本该“和稀泥”缓和双方矛盾的卡萝尔,这次都帮着达里尔说话:你的想法没错,但有些操之过急了,不是所有人都准备好迎接“最高理想”了,总有人落后的。

事实上,已经有个别救世军逃离了工地,除了平时积累的不满外,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救世堂没有配枪——联盟对救世堂战后的“武力阉割”制裁依然没解除。

不管怎么说,联盟各个社区中救世堂的战斗人员还是最多的(事实上他们本来输得就很“冤”),他们理论上对其他社区仍构成威胁,基本的防范措施还是要有的。

在吸引尸群转向的过程中,第二个风笛那儿出了问题,导致尸群袭击了伐木场,亚伦的左手不幸被压断,如果没有大部队的及时驰援,达里尔可能都跑不了……

这场战斗中,瑞克用“滚木”批量收割行尸的办法很让人眼前一亮,事实证明传统战争的经验依然有用武之地。

伊妮德已经超额完成了她的使命,但亚伦的手还是没保住……得知掉链子的人又是贾斯汀后,愤怒的达里尔险些揍死了他。

要知道,就在半天之前,亚伦还兴致勃勃和达里尔聊了自己抱孩子的事,并坦言达里尔也会成为一个好父亲,快乐和幸福感溢于言表……但现在,亚伦再也无法用双手抱孩子了。

瑞克毕竟不是“愚善”之人,再怀抱理想也分得清好歹。

趁着事态没进一步恶化前,瑞克赶走了自己不再抱希望的贾斯汀。

但其实这起意外中,瑞克最怪罪的人是自己——来看亚伦的时候,瑞克忍不住自责了起来,他把工程进度放在第一,把大家催得太紧了,无形中提高了各个环节中潜在的风险,结果让亚伦付出了代价。

鉴于联盟如今正处在和平发展时期,任何非正常减员和伤残都称得上是重大事故,瑞克的心情也不难理解。

不过,亚伦并没有任何怨恨,他坚持认为在瑞克的带领下,众人已经走出了“世界末日”,开始创造新世界,为了这份事业和理想付出一条手臂,值得。

正因为亚伦的宽仁和乐观,(多数)联盟成员的团结友爱,这才有了本集开头结尾瑞克和尼根的那场对话。

 

 

改过自新

 

来山顶寨催粮的米雪恩碰了钉子:救世堂早该送来的乙醇燃料到现在都没到位,玛姬坚持“没燃料,拖拉机动不了,没粮食。”

暗杀未遂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玛姬依然保持着高压态势,唯一的铁匠厄尔还在关禁闭,不光犁没人修,塔米再三要求见丈夫的请求也搅得人心烦躁。

耶稣虽然支持玛姬的领导,但他还是被塔米的言行动摇了,米雪恩又趁机继续劝说需要“制定公共规则”……他人的影响叠加之下,耶稣终于提出了意见。

照理说过去这么长时间,玛姬的火气也该消掉大半了,再让耶稣这么一说,她在反思之余终于给了塔米探监机会。

只要“心软”的人开了一个口子,那他/她往往会继续退步——玛姬回头又来见了厄尔一面,聊了过往,谈了人生。

在此之后,玛姬改变了主意:同意提前预支救世军粮食,让厄尔在别人监管下恢复工作,并成立一个委员会共同议事,还同意了米雪恩关于“立法”的意见。

玛姬一下子如此从善如流,让米雪恩都有点不适应了……玛姬道出了她改变的原因:父亲赫谢尔曾经也喝酒……但他获得了第二次机会,正因为旁人的宽容,后来才能有无数人受益。

不过,玛姬的让步也是有限度的:“有些人能改过自新,有些人则永远不会,我不后悔绞死了格雷戈里,我也不会再让出分毫山顶寨的利益,谁说了算,咱们走着瞧。”

把玛姬的态度对比之后瑞克和尼根的观念去看,会更有意思。

 

 

暗中势力

 

这一集里已有多条线索暗示联盟周围/内部潜藏着其他势力了,下面来简单捋一捋。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工地上先后走了6名救世军。

虽然卡萝尔让埃尔去调查这些擅离职守的救世军下落了,但瑞克等人普遍都认为,这些救世军只是因为不满待遇才旷工的,并没有多想。

可是,救世堂在一周之前就送出的乙醇燃料还没送到山顶寨,这就是个不小的问题了。

米雪恩为了安抚玛姬的情绪自然不敢说重话,只是找了“因为行尸或开小差”这种借口搪塞过去,实际情况如何,估计其他人开始急了。

埃尔回来汇报的消息,更是把这一系列失踪事件的严重性提升了数倍:那些“旷工”的救世军没有一个回救世堂,他们大多还有家人在那里,不可能随便就此一走了之。

如果说一两个人受行尸袭击而失踪还有可能,但这一片区域是联盟的腹地,数量较多的尸群都会受到监控,这么多人都遭不测的可能性极低……所以,这些救世军要么是主动“隐藏”,要么是被动“失踪”的。

结尾贾斯汀在回去路上的经历进一步说明了这点,他的反应明显是看到了认识的同伴,接着他是被猛然拉走而非直接受袭,可见失踪的救世军还活着,并且在“吸纳”更多人加入

一般来说有两种可能,一是小部分救世军准备造反生乱,二是有外来势力或胁迫或蛊惑他们图谋不轨,也许就是传闻中的“低语者”。

当然,在联盟附近区域出现过的还有另外一股势力,那就是曾和山顶寨做过交易的乔吉一伙。通过耶稣的话我们得以知晓,乔吉曾不止一次让双胞胎来送信劝说玛姬加入自己。

神秘的乔吉一伙一直没有露过真正的底细,而且她们宣扬的重建社会理念实在太理想、太美好了(比瑞克有过之无不及),这大概也是玛姬始终心存疑虑、不愿答应的原因吧。

可另一方面,乔吉一伙提供的帮助又是实打实的,而且她们的隐藏实力应该很强大——如果说现在谁还能开得起直升机玩夜间巡逻,大概就是她们了。

安妮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了,这个上季遗留的坑到现在还没填,并且有越挖越大的迹象……这些人是敌是友?此时是在侦查还是路过?安妮和对方有没有联系?等等等等,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理念相悖

 

本集最精彩的戏份是瑞克和尼根的谈话。

瑞克是以“胜利者”姿态来向尼根耀武扬威的:今天是修桥以来最艰难的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但即便这么糟糕,大家还是选择聚在了一起,团结是人类的本性。

瑞克决定关尼根终生监禁,不仅因为答应了卡尔不杀他性命,还因为自己想从精神层面上打败尼根(毕竟肉体毁灭很容易),瑞克要让尼根明白他以前的理念和做法大错特错,人性本善,大家平等互助、团结一致就能创造新的文明。

尼根也不愧是一代枭雄,就算被关了这么久,他的意志依然坚定,所秉持的理念也没有改变:一切迟早都会崩溃。

这可不是故意唱反调那么简单,尼根是真的看不上瑞克那一套,他觉得瑞克见到的只是盲目乐观过滤后的假象,人性本恶,总有一天,瑞克会为他的天真付出巨大代价。

“你们修复的那座桥并不是未来,而是亡者的纪念碑……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我铺路罢了。”

从大方向上,我坚决支持瑞克的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做事前一定要“虑胜”,缺乏这种精神动力,末世之人就与行尸无异;但从执政思维来说,尼根其实比瑞克更加务实且可靠,凡事先“虑败”,才能尽可能地规避风险、防患于未然。

其实最好就是把两人的执政模式结合起来,既可以避免瑞克的一厢情愿,也可以控制尼根的穷凶极恶……所以,现在“综合分”最高的人还是玛姬。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