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行尸走肉》S9E4:为理想而生,为理想而死

本集延续了上一集的良好势头,无论象征手法还是矛盾描绘都处理得不错,米雪恩和瑞克等人的表现更是令人揪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恶念,也都怀抱理想——由于本集是瑞克谢幕前的倒数第二集,这份摇摆心理得以用更富冲击力的形式展现了出来……有些“坚守”,值得珍惜和敬佩。

 

 

心中的魔鬼

 

本集米雪恩的戏份所占比例较大,而且很大程度上与瑞克的部分遥相呼应、相互补充。

亚历山大的代理女首领的生活很“充实”:白天尽心尽力管理社区、照顾女儿、起草宪章,晚上则偷偷溜出去猎杀行尸,上集米雪恩擦拭手臂上血迹的“疑案”已破。

米雪恩过这种“双重生活”,可不是一句“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或者“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能够轻易解释的——她每晚都去见血,更多是因为她忘不了、甚至享受杀戮带给自己的充实。

直到她发愣时被行尸突袭掉了刀,用身边的球棒敲爆了行尸脑袋……米雪恩才意识到自己在渴望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惊惧不已的米雪恩丢掉了球棒,退回了自己的高墙——她的困惑,会由洞悉人性的尼根来解疑。

尼根被囚禁后,应该没玩过绝食,此时突然来这一出,提出“和我谈话才吃东西”,显然不是无的放矢。

因为米雪恩从没给自己送过食物,更没有来看过自己,以她在亚历山大的地位,这明显是有意为之,可见米雪恩极度厌恶或惧怕(或两者都有)着自己——既然如此,尼根就更想和她碰面。

尼根的判断没错,米雪恩在某种层面上确实惧怕自己,从她强调大家正在“重建人类文明”的色厉内荏的语调神态就能看出来。

于是尼根来了一招“将心比心”:我很怀念自己的妻子……她并不适合末世……她死的时候其实我松了口气,因为我知道,她的存在会让我软弱。而你和我很像,你也有过儿子,而他同样难以在末世存活。

“相比起原来的文明社会,我们这样的人,更适合如今的末世……这种感觉会上瘾,你真确定自己想回到牢笼的桎梏中去吗?”

尼根的话可谓字字诛心,不知不觉就说到了米雪恩的心坎里……只是最后“用料”太猛,直言她儿子安德烈死去的意义,让恼羞成怒的米雪恩丢掉食物摔门离去。

可尼根的话语还是触动了米雪恩本就犹疑的内心,回屋后,她根本没心思制定宪章,而是不由自主地念起了背后的刀。

本集的“象征代入”用得颇为高明——米雪恩当初被称为“刀女”不是没原因的,刀既是她的武器,更是她长期的信仰,她本能地想否决尼根,却又不得不承认尼根确实有理(结合她以前到伍德贝里社区的经历,其实米雪恩从未真正“安定”下来过)。

纠结之余,米雪恩做了个三明治再去找尼根,试图说服对方(自己):行尸、杀戮、末世……它们是给了我力量,但我和乐在其中的你不同,我是为了生者而活着。

尼根原先判断米雪恩和自己一样,结果发现,两人只是有许多共同点……但她有潜质变成另一个“尼根”,她真正惧怕的是自己的迷失和沉沦。

眼见“火候”到了,尼根开始不动声色地请求米雪恩把露希尔带给自己,米雪恩这才发现对方的真实目标,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她还找到了虐尼根的办法)。

尼根用“交心”的方式去接触米雪恩显然是把双刃剑,成功了固然可以进一步触动对方,可失败了他也必须承受真实的伤害——难受抓狂,忍不住拿头撞墙,尼根终于有了点“坐牢”的意思。

然而米雪恩也不是“毫发无损”,给朱迪斯讲故事时,她看到球棒还是会犯怵……

自己绝非无动于衷。刀、球棒、尼根的话,它们既都是警醒自己的工具,也都是引诱自己的魔鬼。

 

 

胆怯的恶灵

 

安妮准备“献祭”加百利了,就像往常的“A货”一样

这一幕似曾相识,以前简迪思准备处理瑞克和尼根时也都是同样的路数:控制(捆绑)生者,用同样被控制住的行尸(预备)袭击——难不成是要测试刚被行尸咬的人类的变异情况?感觉没这么简单,这儿就不猜了。

眼看自己死期将至,加百利只得用仅剩的武器“嘴炮”来进行最后的自救。

所幸安妮良心未泯,她无法对加百利的真诚坦荡无动于衷,便再次心软了(上回放过尼根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点)。

等加百利醒来时,安妮已经走了,只留下只言片语:要走得快,就独自走;要走得远,就一起走。我选择走得快。

安妮有可能是坐直升机走了,也可能是独自离开——她算不上是联盟的朋友,但也绝不会是敌人。

搞了半天,“外界神秘势力”的坑依然没填,还越挖越大了……希望安妮回归时能解决吧。

 

 

摇摆的人心

 

玛姬像往常一样带完孩子,看着欣欣向荣的山顶寨欣慰不已。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今天她准备带上撬棍前往许久没有踏足的亚历山大,和早该算账的尼根算算账。

耶稣借着送乔吉来信的机会,委婉向玛姬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玛姬无视了耶稣的“话里有话”,反而转口希望对方能继续代理自己管理山顶寨(颇有“托孤”的意味)。

耶稣虽然听话,但他并不傻,他不是担心尼根,而是害怕玛姬在“不理智”的情况下,犯下和瑞克殊途同归的错误。

不过此时玛姬心意已决,不会因为副手简单两句话而改变主意。

另一边,救世军已返回救世堂,修桥的主力军没了,卡萝尔也准备带人回山顶寨——至于救世军,就由名不见经传的奥尔登去管理吧。

瑞克很担忧,救世军这群“虎狼之辈”没了像达里尔、卡萝尔这样的人带领很可能会失控——不过卡萝尔觉得,如今救世军虽然和联盟称不上一条心,但大多数人也不再怀念尼根,这就够了。

“我理解你的苦心,但人力总有尽时,做人终归要靠自己,他们想成为什么人,得由他们自己决定。”

卡萝尔的想法可以说相当实在且客观了——可如果她知道海边旅馆的人杀了救世军的话,就不会这样想了。

新仇旧恨,加上始终存在的不安感,终于让救世军打破了和平的表象,杰德等人制服了奥尔登,并聚众回到工地上准备抢夺枪支。

联盟内部有人秘密处刑,救世军把这个视作宣战行为一点问题都没有。卡萝尔也无法坐视事态进一步失控……枪声终于还是响了,双方的争斗会不会从正面摩擦升级到全面战争,就要看接下去头领们的处理了。

令人在意的是,玛姬在路上看到了几具被干掉的行尸,这一幕应该不是什么闲笔,背后定有深意

行尸走肉.The.Walkin[00_42_43][20181030-222418-0].JPG如果它们是被“夜猫子”米雪恩或者绕路去工地的救世军干掉的,那其作用已经完成了——可如果不是,这就意味着联盟腹地确实还有其他人在秘密活动。

没有外患,必有内忧。倘若真有别人搞鬼,这说不定会是联盟暂时放下内斗、同仇敌忾的好机会。

 

 

坚定的信念

 

前几集时就有一些观众质疑:为什么瑞克执意要修建一座实际作用可能没那么大的桥?这个问题在本集得到了进一步的解答。

由于河流上游决堤,初步成型的桥梁“压力”很大,眼看撑不了太久便会塌掉,瑞克看在眼里心急如焚,只能继续求助设计师尤金。

无奈尤金只是个“半桶水”工程师,再加上条件也不理想……客观上,再继续施工已经不安全了,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只有“附近两个尸群尚未汇合”,大家撤回各自社区还不会有多大危险。

尤金有些自责,他觉得自己作为“总工程师”没能做到更多——事实上,他已经发挥出了百分之两百的个人价值,瑞克对此心怀感激。

此外,剩下各个社区的人都准备打道回府……主观上,人心浮躁,大家都不看好把桥建完,桥梁工程确实进行不下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瑞克又得知玛姬去了亚历山大,想干什么不言而喻,激地瑞克火急火燎力求联盟在路上层层设卡阻缓她的行程……可惜,中继站是海边旅馆的人。

达里尔假意带瑞克尽快回去,实际却在半路撕破脸皮,两人不慎掉进了洞里。

在这场对峙中,两兄弟把心里话都吐了出来:该不该为格伦报仇?留尼根一命是对是错?对救世军到底是以仁德为主还是以威信为主?

达里尔不想再隐瞒瑞克了,他把“玛姬无法接受”、“海边旅馆杀人”的事都说了出来,这下瑞克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尼根现在死了,仗就白打了,卡尔也白死了。”

达里尔接下去的话,是最接近“现实”的箴言:你总要我们对其他人有信心,事实是你对我们没信心。我会为了你去死,我也会为了卡尔去死……但你得把话听进去,你魔障了,犯抽了,不停追求虚无缥缈、无法实现的东西……你得对卡尔放手了,放手吧。

瑞克愿意对尼根、对救世军如此大度吗?其实不愿意。让大家放下成见、团结一致困难吗?难于上青天。可瑞克还是迫使自己去做这件不甘不愿还无比艰难的事,就因为他不想让卡尔生前最后的愿望落空。

——我从没要求大家追随我……

——我知道,但你应该要求。

说到这儿,兄弟俩的心结算解开了,可惜枪声响了,他们没时间细聊,只能赶紧逃出深坑。

无论达里尔有多么质疑自己、忤逆自己,瑞克始终都站在兄弟身边,这是他们一路从亚特兰大培养出来的情义:可以有分歧,但绝不背弃。

由于工地上意外传出了阵阵枪响,原本不会造成威胁的尸群开始改道,瑞克让达里尔先回营地平乱,自己则去引开尸群——达里尔起初并不同意,他的想法是把尸群引到桥那边,大桥肯定承受不住,介时可以借湍流冲走尸群,危机自破。

然而瑞克坚决不同意,他宁愿冒生命危险也不愿把桥毁掉。

这座桥不仅仅是连接各个社区的通道,对瑞克来说,它更是战后连接起联盟所有人的心弦的象征,是宣誓人类文明再度重建的政绩工程——桥建成了,每个人都会对团结共进的未来更有信心,反之,大家则会对联盟的现状更为沮丧……桥是希望,也是瑞克实现对卡尔诺言的缩影。

原本瑞克的“引尸计划”风险不大,可没想到的是,另一群行尸也被“工地惊变”引了过来,马儿受惊颠簸,倒霉的瑞克摔在了废料上,还被钢筋穿透了腹部。

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两大尸群汇合一处。

更揪心的事如约而至:瑞克·格莱姆斯大限将至。瑞克并不怕死,死亡对现在的他来说或许是种解脱,只要是为理想和信念献身,他死而无憾。

问题是,其他同伴和观众们会怎么想呢?

 

【金庸仙逝,今夜心情复杂,但还是把文写完了……哎,戏里戏外都不好过……】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