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堕落街传奇》S2E8:善泳者溺,善骑者堕

人在面对自己擅长的事情时,往往会有一种“尽在掌控中”的感觉……但有时候,这只是一种“错觉”。

本集里许多人都犯了这个毛病,文森特、艾琳、桃乐茜、弗兰奇、拉里等等,要说最严重的还得是C.C,谁让他为此付出了性命的代价呢?

(图片一直无法上传,残念,先发文吧……回头可以了再改,可以先去公号看……)

 

生死&理想,不过一笔生意

 

自己受到了惊吓,手下的“头马”还险些没命,鲁迪等人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件事摆明了是霍达斯那边做的,于是,他们抓了霍达斯麾下的马蒂来出气。

文森特盛怒之下,本来真打算“开荤”杀掉马蒂复仇,直到他道出了他的“地位”。

“我丝毫不知道你差点遇害的事,我只是老老实实替黑帮做生意,定期把钱交给别人而已,我也是无辜的。”

这番话一说,文森特的怒气立刻消了大半(或者说变成了悲哀),因为他发现马蒂其实和自己一样,一个负责酒吧妓院一个负责电影片场而已——他们都只是下层的“牺牲品”,上边黑帮大佬打得欢,死的却是他们这样的小角色。

同命相怜下,文森特顿觉杀了马蒂没有任何意义……他不在乎,其实鲁迪和汤米更不在乎。

事实证明文森特是对的。一回头鲁迪就与霍达斯和好了,文森特遇袭不过是他责难霍达斯的一个理由,霍达斯“自罚三杯”,为表诚意,还让鲁迪参与到电影生意里来,一场“血仇”就这样轻描淡写揭过去了……

既然《性感小红帽》鲁迪也有分成,那就一起投资女主角洛瑞,顺便提醒留意解雇掉的卡洛斯……霍达斯明白这次是他理亏,“认错态度”可谓相当端正了。

随后,琪琪来向两位大佬保证洛瑞将来能大红大紫,绝对值得投资——不过,得先解决拖她后腿的皮条客C.C。

琪琪只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要讲分寸,她强调了希望黑帮能“和平解决”,从C.C手上买断洛瑞,好聚好散即可。

黑帮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一笑了之,更别说别人的命了,鲁迪和霍达斯答应琪琪更多是觉得有趣,他们找到C.C,提出用一万五千美元买断洛瑞——但他们的“乐趣”也仅限于此,C.C不答应的话就得见血了。

C.C在街道上混了那么多年,自然明白谁惹得起谁惹不起,只得忍气吞声接受这次强买强卖。

 

与此同时,霍达斯准备接管电影后续的宣发事宜,他觉得艾琳会拍电影但不会做生意——他的态度倒与此时艾琳的态度相映成趣:电影都要拷贝发行了,艾琳依然揪着瑞克继续剪片,希望精益求精。

她想突出小红帽的心理感受,要求一大堆,把瑞克逼得求她出去走走,不然片子就剪不完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承认了艾琳的建议确实有价值。

眼看事业即将步入正轨,小乔和艾琳大谈“人生理想”。小乔建议艾琳在洛杉矶也安个家,不过艾琳暂时还不想这些,她只希望电影获得成功,然后能有机会导更多电影,实现自我突破。

两人很有共同语言,小乔再次提醒艾琳“你的生活会发生巨变,做好心理准备。”

可艾琳似乎还是没准备好——她只告诉了儿子自己即将出城去做电影宣传,却仍对“小红帽”的真实内容遮遮掩掩,到最后还转移话题,把重点放在了休假上。

“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艾琳当然懂……只是放在自己身上,她就像许多人一样,没法给个痛快。

另一方面,马蒂在和艾琳讨论电影宣传事宜时,再次提出“照顾观众喜好”的若干意见,比如把海报上洛瑞的胸修大点……毕竟《性感小红帽》首先是部色情片。

马蒂对艾琳说的这些,未必都是他本人的想法,只是上边的大佬发话了,他也只能全部照做。

文森特、艾琳、鲁迪、霍达斯等人的这两段戏,深深反应出了“阶层”的巨大差异:某些人看上去似乎是“人上人”,但他们的性命和理想,在“更上之人”眼里也许不值多少钱。

 

 

少数群体的态度

 

奥斯顿很失落,自从弗拉纳根死后他就一直没缓过来。

他是个好警察,这座城市毁了他。”或许是因为多了这个原因,奥斯顿对堕落街整治工作更上心了。

就在奥斯顿还在被小打小闹的“找麻烦”手段迷眼时,吉恩想出了一招釜底抽薪的狠招:从房产业主入手。抓住他们生意背后的不规范,如果揭露这些业主,把他们带上法庭,或许就能赶走他们了。

吉恩不是要(也不可能)“赶尽杀绝”,他只希望在这样力度的措施下,能够进一步规范化“色情业市场”,实现质的改变。

下班之后,吉恩和路遇的外地基佬约了一发……事后吉恩急着回家的举动,引发了对方微词:你过着两种生活不累吗?而且还很做作,如今这时代对同性恋已经包容了许多,我们应该接受自己、不再掩饰,看我多坦荡。

这位仁兄的发言,其实和保罗对托德说的话很像。

翻云覆雨之后,托德对保罗透露出了他的失落:别人永远在拿有色眼镜看自己,他即便在电影圈有过成绩也稳定不下来……保罗坚定了托德的信心:“伪装的人才是被定型的,你(我)是自由的人,你应该享受这份自由。”

关于出柜与深柜的态度,直到今天都没有一个足够统一或者实在的说法,更别说70年代末了,保罗等人的观点是“活出本真、活出自我”,似乎没什么错。

不过,吉恩却向露水情人表达出了他的态度:我有性需求,我是丈夫和父亲,我喜欢男人……可别将这两种身份混为一谈。

深柜之人不一定就是痛苦的、难熬的,他们或许并不害怕向世人说出自己的取向,很多时候,这只是他们的一种选择。

吉恩的这份坦荡与那些出柜的勇敢同样值得敬佩——“宣扬”从来就不该是什么重点,“做自己”才是。

 

 

合合,分分

 

弗兰奇在366酒吧里被大龄熟女维多利亚搭讪了,对方攻势猛烈,还主动留了电话地址,她住在河谷大道的富人区,一看就是有钱有闲的深闺荡妇。

此时弗兰奇已和“一生挚爱”克里斯蒂娜分手了,正好闲着呢,这样送上门来的好事,当然无法拒绝。

第二天弗兰奇如约来到维多利亚家里来了一场激情澎湃的啪啪啪……不过事后没多久,维多利亚就以“丈夫快回家”为由把他支走了——弗兰奇像是客房服务一般,用完即丢。

不过再想想他们前面的谈话内容就明白了:一个浪荡子和一个富婆,其实根本聊不到一块儿去,除了肉体交流,难不成真的聊电影么?

 

类似的问题在弟弟文森特身上同样存在,只不过对象是已经处了五六年的女友艾比——文森特希望与她“合拍”,便和她一块儿看书,无奈这事儿实在勉强不来。

不管如何努力,文森特就不是读书的料,一起阅读只能是做做样子,文森特和艾比真的无法拥有这方面的共同语言。

被此事困恼的文森特回了一趟家,向父亲寻求“人生经验”:给我一点关于女人的建议呗?

老爹当年(甚至现在)也是风流成性,但在文森特眼里父亲却没有女人方面的烦恼——这时候才来取经,看来“渴望灵魂伴侣”真成他一块心病了。

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我外面如何彩旗飘飘,家里的红旗永远屹立不倒,我一次都没想过离开,这就是我的建议。”

不得不说,父亲的“人生哲学”在老一辈人里还是蛮有市场的(与年龄也有关),文森特的苦恼其实与上集时渴望田园生活的性质如出一辙:永远欲求不满。

 

桃乐茜最近行事越来越张扬,在街上发传单都有强人所难的味道了,许多女性当然不买账,毕竟给予帮助也得讲究个“你情我愿”。

洛瑞塔对此也展露出了担忧,她希望桃乐茜能低调些,“皮条客会想歪,最后受伤的还是他们手下的姑娘。”

持有相同意见的还有与她共事的艾比与戴夫,他们都规劝越发出格、激进的桃乐茜能兼听则明:有理想是好事,可罔顾现实一味偏激固执,很容易遭到环境的反噬。

“你太操之过急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桃乐茜不可能不明白,但她就是不愿意放慢脚步——看来走出C.C的阴影后,桃乐茜变得无所畏惧了。

戴夫直言,桃乐茜现在的行为与自己心中的行动主义不符,她甚至对自己造成了阻碍。

眼见桃乐茜不想悔改,戴夫倒也干脆: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分道扬镳。桃乐茜转而“抓住”艾比,希望她能陪伴自己一块儿追逐“理想”,或者说“殉道”——火能够带来光明和温暖,可若一味加柴,也可能会玩火自焚。

 

 

拙劣的皮条客

 

已经在片场站稳脚跟的拉里“主意”越来越大了,片子拍到一半,他又忍不住对台词提出了修改意见。

尽管要求“和白人演员说一样的台词”有追求平等的疑似在里面……可实际上,拉里还是皮条客脾性在作祟,就像艾琳说过的“渴望掌控一切”,想让他乖乖听从剧组安排,怕是痴心妄想。

达琳已经“厌倦”了拉里,她开始找工作了,可对一个没简历的人来说这并不容易,同学兰顿借机再次对达琳示好——这一次,达琳没有再拒他于千里之外。

无论是找工作,还是想搬出来自己住,以及给兰顿留了个机会,都证明达琳想开始尝试过另一种生活了。

出狱的芭芭拉回到了堕落街,她见到拉里后,眼中的愤恨始终没有减退半分:她是因为拉里而入狱的,但这么多年来,身为“主人”的拉里却一次都没去看过她。

拉里那句“我相信你足够坚强”纯粹就是扯淡,芭芭拉也无意再和这个男人扯皮,还是谈点实际的,把钱给她,多少算点补偿。

心虚的拉里本想推诿一番,但在看到达琳肯定的眼神后,他就顶不住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威严,没人站在他那边,而他对此也无能为力。

芭芭拉在离开前念叨了一次梅丽莎,但她不打算再见老情人了——拉里直到此时才知道手下姑娘原来还有这样一段情,这个反应更是坚定了达琳离开他的决心。

 

另一边,罗德尼和他仅剩的姑娘夏伊在廉租屋里边吸毒边腐烂。赚钱也不用着急,反正现在行情不好,还不如想办法去搞点处方药来爽一把。

罗德尼想去药店碰碰运气,不过,一个流里流气的皮条客显然没那么好运……

皮条客们的“黄昏”到了,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即将取缔他们的位置,昔日他们赖以生存的技能与手段已无用武之地,不转行、退出,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堕落街传奇》里出场的皮条客中,C.C是最聪明、最有手腕也最有大局观的一个,但他也无法阻挡时代的洪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瑞从他身边溜走。

既然这个事实无法改变,那C.C就要用最后的“道别礼物”告诉洛瑞:你永远都属于我。

现在钱是赚得比以前多了,但C.C还真有些怀念过去的时光,至少那个时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

所以C.C的“告别礼”就是回到当初那个房间,狠狠地肏洛瑞一顿,然后用当初的结算方式(30元嫖资、10元房费)彻底羞辱她,留下一句“臭婊子”扬长而去。

从事后洛瑞离开时的眼神可以明白,这个心理阴影算是留下了,她确实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的皮条客C.C。

在胡利托发起的皮条客“茶话会”上,针对手下姑娘们越来越不听话、还频繁受骚扰的问题,胡利托想做点什么发出信号:我们皮条客是不好惹的。

由此可见,桃乐茜等人近来的举动确实过于挑战皮条客们的底线了。

照理说,最想维护皮条客利益的C.C应该支持才对,可他所站的高度不一样:洛瑞塔是拉里的人,不能动,否则可能会引发内乱;桃乐茜现在也不是妓女了,而是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市民,如果她死在我们手上,皮条客会成为众矢之的,我们会损失更多。

从其他人的表现来看,C.C的话很有分量——也许正是因为这份见识和沉稳,C.C才能在皮条客群体中如此有话语权吧。

上一集的评论中我想错了,原来梅丽莎没有被桃乐茜怂恿离开纽约,她虽然感到厌倦,但还没到私自逃离的程度……于是,现在梅丽莎成了C.C最后一位姑娘,他必须抓住最后“地位的象征”了。

虽然C.C吹牛说把洛瑞卖了5万,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究竟拿了多少钱。对于这笔亏本买卖,C.C当然不甘心,咽不下这口气的他,把主意打到了电影《性感小红帽》上。

C.C在妓院找到了弗兰奇,他依然以洛瑞皮条客的身份索要分红,而且还要提前先收一笔预付金——现在还没拿到电影收益,没关系,你们不是替黑帮开妓院嘛,把开妓院赚的钱给我就行。

说到底,C.C就是想换种方式把自己的“损失”要回来,黑帮大佬惹不起,下面这群没啥本事的马仔他可不怕。

认定自己可以“一物降一物”后,C.C越发没有遮拦了,他不断语出不敬,无视鲍比的对自己的敌意,甚至还很享受,这让他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当C.C突破了临界点,由敲诈勒索上升为威胁恐吓时,鲍比终于失控了……

鲍比在这一季里就没顺气过,C.C成了他发泄长久以来怨怒的倒霉鬼——看轻“老实人”,这便是C.C犯下的最大也是最后一个错误。

堕落街现有的脆弱平衡,大概会因为C.C的死而被彻底打破。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