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行尸走肉》S9E6: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从这一集开始,《行尸走肉》正式进入“后瑞克纪元”了,开篇米雪恩在瑞克“牺牲”的桥边自言自语,为新纪元的故事拉开了序幕——

达里尔不再居住于任何社区,而是在野外做“独行侠”,他本想解决一只无法动弹的行尸,却因看到有小鸟从它身上啄出虫子喂雏鸟而改变了主意,在这个亡者横行的世界里,依然处处有生机

神之国的镜头包含同样的寓意,卡萝尔眼中龟裂的墙面能透出阳光,阴暗的地下室也能长出花朵;

米雪恩找到了当初希斯的车子,遍布藤蔓的破车早已没了有价值的物件,但她还是带走了一个警长的玩偶小人……

瑞克离开后,米雪恩扛起了保卫社区的重责,这让她倍感压力……很难熬,但她一定会坚持下去。

“为了你,为了我们,我没有放弃,永远也不会。”

话虽如此,但有决心不代表就一定能做得好——光是如何对待“外来者”就是个大难题:无进无出的联盟已经慢慢变成了一潭“死水”,既想引流维持活力,又想杜绝“毒水”侵袭……操持好偌大一个家庭,哪儿有那么容易。

 

 

为梦想家护航

 

神之国的现状就是一个典型,这么多年过去了,社区内的建筑设施逐渐老化,从墙壁到水管没几处地方是完整的,居民们只能四处缝缝补补、勉强度日。

亨利补好了水管后就发出了很现实的牢骚:我只是用塑料和胶带暂时固定了一下,根本谈不上有效修理,我们需要专业的工具、专业的工人、维修所需的资源,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孩子长大了,再也不会因为几句鼓舞的话语而乐观起来,以西结在教育亨利时越来越力不从心……

亨利准备去山顶寨做厄尔的学徒(末世里掌握一定技术的人更吃香了),此外,社区集会也快开始了,以西结始终不放心让亨利出去历练,还是卡萝尔看得开,安慰他“该慢慢放手了”。

以西结担心亨利太天真、太善良,这样迟早会吃亏,卡萝尔却表示“我们现在需要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至于把人拉回现实,这不有我呢。

在卡萝尔的劝解保证下,以西结终于以“男人”的方式送走了亨利。

从两人的交谈中可以得知,目前联盟内各社区之间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关系,这或许与“救世军内乱”后大家收缩活动区域有关。

半路上,单纯的亨利被呼救声给“套路”,导致他和卡萝尔被瑞吉娜和杰德等人包圆了。

救世军“残部”抢劫这件事说明了许多事情:在当初人心思定的大环境下,缺少足够武器和人手的救世军造反没有成功,“救世堂”被除名,多数人被归入其他社区(比如劳拉现在就成了亚历山大的骨干),杰德和瑞吉娜等少数暴乱分子成了该区域的一股流匪……但之后他们行事小心,所以联盟也无力组织人手专门进行清剿。

可惜这次杰德不打算只抢物资……血气方刚的亨利忍不下这口气,迫使卡萝尔忍气吞声交出了戒指。

是夜,亨利忍不住质疑了卡萝尔一直以来对他的教育为什么你不反抗?明辨是非、惩恶扬善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卡萝尔虽然口头上要亨利忍耐,可摸着少了戒指的无名指,她也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就跑去放火复仇了。

值得留意的是,卡萝尔怀疑杰德等人杀了联盟外出未归的人,证据是他们手上有失踪者的东西,但杰德矢口否认了。

尽管可能是说谎,但我觉得应该是真话——这群流匪不敢迁徙到外地去生存,只得在附近苟延残喘,如果再随意杀人激怒联盟,恐怕真会被集中剿灭,他们不想冒这个险。

可不管杰德说的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了,谁让他(们)伤了自己儿子还抢了自己老公送的戒指……

平时只是没机会而已,这次见到了绝不会放过你们(你卡妈还是你卡妈)。

第二天,亨利主动向卡萝尔道歉了——看来国王和王后把王子教育地不错,至少是个会成长的好少年……而看到卡萝尔把戒指拿回来后,亨利心里大概也更服气了。

卡萝尔并不打算先去山顶寨,还带着亨利走出了“地图范围”,结果他们意外碰到了达里尔。

说不准卡萝尔是不是带亨利来找达里尔“历练”的,但在即将到来的“风暴”中,散落在各处的人必须集合起来才能共渡难关。

 

瑞克的遗产

 

神之国的生活设施日趋老化、举步维艰,亚历山大的日子同样不好过。亚伦、尤金、罗西塔、劳拉等人的队伍就是出来狩猎的——种了那么多果蔬粮食依然不够吃,哪怕猎到一头鹿也得做成炖汤才能让更多人不饿肚子。

朱迪斯就是在打野过程中开小差,才救了马格娜一行人。

这么多年过去,连尤金这个文弱书生都成长为了一名沉着冷静的战士。

眼见朱迪斯想把五个陌生人领回家去,罗西塔等人一开始都想拒绝,除了安全方面的考虑外,亚历山大确实也没法多养几张吃饭的嘴巴了……无奈朱迪斯坚持要救助对方,这让不够坚定的“打野小队”一时心软坏了规矩。

马格娜等人被带回了亚历山大,从他们的对话中不难发现,这五名幸存者也经历过不同的社区生活和生存挑战,哪怕比不上主角一行人那么“丰富”,但也不会差太多。

亚历山大社区现在的规模已经很庞大了(风车也建起来了),看样子似乎欣欣向荣……

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除了还有电可用,现在联盟的生活水平已经基本回到了十九世纪,出行全靠骑马/马车,除了薄弱的基础农业外,轻重工业基本为零,更别提服务业了……

初来乍到的五人组非常配合,可这架不住米雪恩严厉的质疑和责备,亚伦等人本想顶锅,“始作俑者”朱迪斯却站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朱迪斯的做法像极了瑞克和卡尔,米雪恩只得暂时隐忍下来,回头按规定让社区管委会投票决定“外人”的去留。

除了接受救治的由美子,剩下四人都受到了问询,其中卢克生性乐观,康妮和凯利偏中性,马格娜则沉默寡言……也就是在马格娜身上,米雪恩闻到了危险的气味。

米雪恩显然也“混”过社会,一举揭穿了马格娜有意隐瞒的小心思,这是个不老实的私藏刀具的前囚犯,大家应该小心戒备。

实际上,米雪恩并不像她表面上那么顽强,她的谨慎和多疑都是被压力逼出来的……事后,她又一次在房间里和“瑞克的亡灵”自说自话,这也证明她所做的决定让她十分痛苦。

人小鬼大的朱迪斯察觉到了母亲的异样——特殊的家庭环境和身份地位让她更为早熟,她也许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她绝不可能无动于衷。

在(又一次)向狱中好友尼根求助数学问题时,朱迪斯顺势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已改头换面的尼根用亲身经历阐明了大人的苦衷:带陌生人回家是有风险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尼根和朱迪斯这对组合颇为亮眼,尼根的洗尽铅华和朱迪斯的百无禁忌未来会有更多火花吧~

在另一边,西迪克尽力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面对卢克的攀谈,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热情——任何可能无效的“交心”都是没必要的。

但同时,西迪克也没有太过冷漠,他也是过来人,还是给卢克等人留下了些许希望。

晚上四人组讨论时,每个人的性格特征进一步凸显了出来:马格娜是典型的悲观主义者,凡事都做最坏打算,联盟这边不信任他们,她还不信任联盟呢,暗自留一手并没错

卢克则是守规矩的乐天派,而且粗中有细,他坚持让马格娜把最后一把刀也交出来以防被人误会,至于能否留在亚历山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自己应该看开些

康妮的态度和卢克相差无几,她同样反对马格娜不择手段留在亚历山大的意图,而凯利虽然想支持马格娜,但还是被卢克和康妮说服了。

这是“听天由命”与“奋力抗争”两种观念的对撞,总体而言,这个幸存者小团体还是以“善意”为主导的

马格娜是最复杂且摇摆不定的那个人——她偷了刀,想要对米雪恩不利,仿佛解决掉这个和自己作对的人就能留在亚历山大了……直到她看见了米雪恩的儿子小瑞“RJ”(Rick Grimes Jr.)。

很显然,小瑞是瑞克的“遗腹子”(说造人就造人,瑞克你还真是神枪手…),又要管理社区,又要当两个孩子的妈,难怪米雪恩压力那么大。

在看到米雪恩身为母亲的温柔一面后,马格娜选择交出了刀,并向米雪恩承认自己有过不堪的历史。

进监狱的大多不是什么好人,但这不意味着出来的都还是坏人,马格娜的坦诚证明了她也有向善的一面,米雪恩这才开始对她改观。

五味陈杂的米雪恩,一回头就要面对与朱迪斯的辩论——朱迪斯的坚持让她深感“你父亲和哥哥会为你骄傲”,但这并不能让孩子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帮助陌生人。

“我快忘了他们的声音了,希望你还能听见。”我觉得朱迪斯这里并不是特意要用“双关”(否则不是人精而是妖精了),但她的话语却无比犀利:父亲和哥哥都是为了帮助他人而牺牲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朱迪斯的话是一剂猛药,动摇了米雪恩的决心……再说了,她本身也不是那么坚定。

米雪恩背后的标记,证明她也有过一段不堪的过去——自己其实和马格娜很像,曾经也是那么敏感而危险,直到遇见了能接受、包容她的家人,自己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

于是,在五人组重新准备上路时,米雪恩改变了主意。

米雪恩决定亲自带马格娜等人去山顶寨——作为联盟内的产粮大户,山顶寨应该是最不为粮食发愁的社区,也是相对最缺劳动力的地方,“新人”去那里能更快发挥起作用,况且玛姬等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同样能考验“新人”。

这时最开心的应该是朱迪斯,她说动了母亲对陌生人网开一面,父亲的“声音”并没有在她们耳边消失

警官玩偶是一个象征:它在米雪恩回来怼马格娜时掉了,却被心细的朱迪斯捡了起来,“警官”一直都在,就像瑞克的精神也从未离开。

 

 

“低语者”登场

 

如今联盟的生存环境虽然不算太糟,但也没变得更好——末世生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缺少人才、技术、资源的情况下,联盟的生产生活水平越来越“原始”……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想要改变这一点,就必须开始尝试与外界接触。

所以朱迪斯的行为在大方向上没错,这也刺激加百利又开始鼓捣广播信号了。

“外面的世界有什么?还有什么人存在?”可能是希望,也可能是灾难,没人知道。加百利选择相信希望。

尤金提过,安装远程设备可以增强信号,此时已经和加百利在一起的罗西塔决定帮这个忙。

在去安装“扩音器”的路上,尤金和罗西塔发现了大堆脚印,目测“尸群”的规模大概有数百之多。

不过“尸群”是向东边去的,这与他们目的地的方向相反,并不会造成威胁,所以两人没有改变行程——行尸不会无缘无故转向,这是常识。

然而,等尤金安装好“扩音器”后,却发现尸群改变方向,朝他们过来了……

这个情况太过突然,导致尤金忙中出错……包掉了,马被惊走了,梯子坏了,膝盖也摔伤了。尤金和罗西塔没工夫去考虑尸群的反常,只能一瘸一拐步行逃命。

然而这个尸群的行进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快到尤金都打算留下来做诱饵,为罗西塔争取逃跑时间了。

在此之前,尤金就向罗西塔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意,现在更是想用性命来证明自己(日久生情还真有道理,一个个的就知道吃窝边草- -)。

不过罗西塔现在没心思让尤金自作多情地胡乱加戏,还是一起逃命要紧,情急之下,两人躲到了泥塘边,用泥水的腐腥味隐藏自己……令他们震惊的是,穿行而过的尸群中,传来了阵阵低语。

在《行尸走肉》漫画中成名已久的“低语者”终于登场了,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联盟内部会不断有人失踪:他们的腹地区域确实有其他势力活动。

“低语者”以行尸之身掩藏自己的踪迹,行尸不再是威胁,反而成了他们的臂助,这将会是主角一行人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可怕的劲敌。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