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行尸走肉》S9E7:情谊会疏远,但不会断绝

第七集又是典型的过度集,虽然缺乏足够亮眼的爆点,但各条故事线都有了不小进展,并为下周冬歇前的最后一集做好了预热准备。

如今联盟内部“各自为政”的情况与预想的还要严重……不过,本集主角们的表现,还是让人感受到了家人间那份“纽带”的坚韧。

 

 

铁汉柔情

 

卡萝尔果然是带亨利来找达里尔的。

“弩哥”的住处虽然谈不上铜墙铁壁,但也无法随便接近:周围都是陷阱,还养了条狗作为移动警哨。

卡萝尔询问达里尔“船还没修好?”至少说明了两件事:一是达里尔这些年来一直在找瑞克的尸体,并且深入河流下游越找越远,二是卡萝尔时常会来看望他,她不忍心好友永远生活在野外“折腾”自己。

长期“一人一弩一狗”的生活,令达里尔越发不善和人交流了,卡萝尔希望他能去山顶寨照看天真的亨利,他自然拒绝——人应该自己得到教训,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份孤傲和冷淡正是卡萝尔所担心的:她委托达里尔做亨利的“保姆”,不仅是想有个信赖的人能保护儿子,更是为了借机能结束达里尔这种漫无目标的“苦难生活”。

不管达里尔会不会答应,卡萝尔都会尽可能给他一些关怀帮助,比如剪个头发。在这种温和安详的氛围下,达里尔终于也打开了些许心扉:没找到瑞克的尸体,始终是他的心病。

说句良心话,达里尔为好兄弟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没人会说三道四,只是他自己放不下……卡萝尔能说的,也只有说过许多次的“你该放下了。”

在这半天接触中,“荒野求生”高手达里尔始终没给过亨利好脸色,请人家吃蛇羹时也不愿搭理,这种“看不入眼”的态度反而激发了亨利对达里尔的兴趣,结果在跟踪达里尔营救他狗子时救了他一命。

准确点来说,是在卡萝尔的暗中守护下,亨利和达里尔互相救了对方一命。

借着给亨利治疗擦伤的机会,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关系迅速拉近:亨利在见识到达里尔的身手和他身上的伤疤后,进一步领略到了他的强大;达里尔也通过这次经历,意识到亨利不再是完全需要人保护的男孩,他配得起自己的正视。

一次互相道谢,所有隔阂就烟消云散了……男人有时候就这么奇怪,只言片语便顶得上千言万语。

随后,亨利说起了母亲带自己来找达里尔的真实目的: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很想你,也很担心你……你的决定不只是为了我,更是为了她。

亨利成长地很快,从先前抵触“妈妈给自己找保姆”,到理解“妈妈想帮助朋友”都没花多少时间……而亨利的成熟也换来了达里尔更多的认可,并体会到卡萝尔的良苦用心,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决定和两人离开。

这是属于男人“柔情”的胜利——当然,别觉得女人会不知道。

 

 

冰雪消融

 

在护送/押送五人组的路上,依然不太相信“新人”的米雪恩始终摆着一张臭脸,这种“言不由衷”的态度引来了西迪克的揶揄:还装,你要是真的不喜欢他们、不接受他们,也不会送他们去山顶寨了。

与此同时,马格娜仍旧对佩刀被没收的耿耿于怀,和卢克的无限乐观形成了鲜明对比,自从他们失去伯尼后,马格娜就变得更暴躁了。

米雪恩的态度虽然有所松动,但规矩就是规矩,自己还是要验证五人组的可信度——在去山顶寨之前,他们先回到了马格娜等人已经不复存在的营地,这也证明他们没有说谎。

不过,米雪恩还是没归还武器的意思,“正式成为联盟一份子之前,你们没有相应的权利。”在由美子和康妮的安抚下,五人组不得不再次接受“不公正待遇”。

深夜,全副戒备的米雪恩砍断了卢克的小提琴,令大家真正认识了这位末世里少见的“奇葩”:在性命都不能得到保障的环境下,他就带着一堆乐器走了那么久,因为这是艺术,这是人类和动物的唯一区别。

卢克用自己那套“人类战胜尼安德人”的理论阐述了音乐、绘画等艺术的重要性,这是“重建文明”必不可少的基石——卢克的怪诞,促使米雪恩再次对五人组改观了。

众人离开时,碰上了“突如其来”的尸群,米雪恩虽然没下令把武器归还五人组,但也没有明令阻止DJ不准这么做……

拿回武器后的五人组展现出了不俗的战斗力,除了卢克为保护乐器在瞎跑之外(能活到现在大概因为他是天选之人吧),其余四人两把弹弓一把弓箭一把飞刀,都是可以远程输出的战士(近战是幸存者的基础技能)。

没想到,最大的“阻碍”会来源于一只破绽百出的行尸——它生前是五人组的同伴,也是刚和马格娜擦出火花的伯尼。

一直杀伐果断的马格娜直接懵了,若不是米雪恩适时出手,她直接被咬了都说不定……

通过这一次并肩作战,米雪恩和五人组的关系被真正拉近了,最具决定性影响的标志就是马格娜见到伯尼后的反应,这足以令米雪恩感同身受。

大家都是同一类人,经历过苦难和失去,也必将变得坚强和勇敢。

 

 

当家不易

 

原本山顶寨的基础就是联盟中最好的,如今该社区更是欣欣向荣。

本集向观众全方位展示了山顶寨的发展情况,包括种植、医务、养殖、冶铁、陶艺、新兵训练等等,绝对可以称为社区建设的典范。

一前一后两个航拍镜头真是帅

现在山顶寨的领导人是耶稣,塔拉成了他得力的副手,而原领袖玛姬已经带着孩子赫谢尔跟着乔吉去外界建设更“庞大”的社区了,但她仍然与山顶寨有联系(用和瑞克类似的方式离开,也算留个念想吧),可见乔吉一方对联盟确实没什么恶意

塔拉是来向耶稣汇报并让他处理定夺各类政务的,比如居民们想继续扩大种植规模、需要更多空间种植草药、想外出寻找更多废金属,甚至还有对小孩噪音太大的投诉……只有人丁兴旺、安居乐业的人类社区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和需求。

与山顶寨的蒸蒸日上相反,首领耶稣却显得闷闷不乐——再次“连任”的他并没有做领导人的样子,玛姬都走那么久了,他还是不愿搬去前任的办公室。

这和“习不习惯”没关系,他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如果哪一天玛姬回来了我就立刻卸任”的幻想……就个人而言,耶稣更喜欢做独来独往的游侠,让值得信赖的能人做领袖,重责在身的感觉实在让他不自在。

本集兑现了前面几集中不少“预言”,比如玛姬把领导权慢慢交给了耶稣,以及耶稣开始指导亚伦格斗术。

这样的训练已经持续了数年,亚伦的身手也有模有样了。

这两个人都是背着“家里人”私下出来见面的,除了练功,更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能重建各社区之间的畅通交流——米雪恩不愿亚历山大参与山顶寨发起的集市活动,显然,联盟内部的关系远不如当年同仇敌忾时那么紧密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瑞克“牺牲”后,本该团结一致的联盟反而隔阂更深了?尤其是米雪恩(亚历山大)和玛姬(山顶寨)之间,显然发生了别的什么变故。

耶稣和亚伦把罗西塔救回山顶寨后,这个问题更突出了。大家会发现,“罗西塔的样貌”和“罗西塔遭遇了什么”对塔拉等人而言都很“陌生”。

两大社区间确实很久没交流了,此刻耶稣也向塔拉表露了自己的想法:希望亚历山大能来参加集市,让联盟像从前那样团结起来。

塔拉却不看好耶稣这个愿望(双方成见颇深啊),她更不满耶稣终日被各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弄得不务正业还整天玩消失,山顶寨需要“主心骨”坐镇中央、专心致志,“远离”此地的玛姬和亚历山大,都不值得耶稣分心。

许多人并不是天生的领袖,但却拥有做领袖的潜质,耶稣的苦恼在于他无法做到“心无旁骛”。

 

 

战前准备

 

在上篇剧评的评论里,我发现有不少没看漫画也没被漫画党剧透过的人(我不看漫画但被剧透过)都被新出场的低语者给“吓到”了,可见该群体的设定确实蛮成功的~

本集开头罗西塔的逃亡延续了这种“惊悚”感

说句题外话,第九季《行尸走肉》明显增加了各类“动作戏”的比重,像是本集低语者追踪罗西塔、达里尔拯救狗子、护送小队迎击尸群等桥段,至少都会贡献一个到两个“相对新颖”的点子,多多少少让人找到了看前几季《行尸走肉》的感觉,这种积极努力的改变是肉眼可见的,值得肯定。

本集虽然没有低语者的正面镜头,但侧面描绘却有不少,除了罗西塔被“低语”环绕外,达里尔的疑惑也是一个证据。

他在住处附近留的陷阱是为行尸准备的,“末世”开启这么多年后,行尸的数量本应慢慢减少,并保持在一个正常区间内的……但近来周边的行尸却越来越多了,甚至让被驱赶的兔子和狗子都中了陷阱的招,这点十分反常——看来低语者的“赶尸术”很有一套啊。

此外,在进入山顶寨之前,康妮似乎看到了什么,但她不是很确定,最后不了了之。

就像盲人的听觉往往更灵敏一样,聋哑人的视力通常也更好(歪理?)……随后的镜头证明康妮确实发现了异样,有人在暗中偷窥,而这种鬼鬼祟祟的目光显然不会来自尤金。

种种迹象表明,低语者已经无限逼近联盟的要害区域了,而“家大业大”的山顶寨会是首个被定位的大型社区。

如果联盟还是维持原样,他们会在接下去的劫难中大吃苦头——神之国只是勉强度日,海边旅馆又情况不明,亚历山大和山顶寨的状态至关重要,偏偏米雪恩和玛姬的关系已经恶化到前者“再也不踏足山顶寨半步”了,她自然也不会知道玛姬早已离开。

令人欣慰的是,两大社区内部的联系并未断绝,西迪克就知道玛姬离开的消息(可能是徒弟伊妮德告知的),往好处想,也许只是少数领导人之间的私人恩怨导致了双方社区的冷淡呢……

玛姬已经离去,而且受伤的罗西塔在前方接受救治,这让摇摆不定的米雪恩终于决定再次踏入山顶寨。

此时,护送儿子(拐走“弩哥”)的卡萝尔、来学打铁(暗恋伊妮德)的亨利和“保姆”(放下心结)的达里尔已经来到了山顶寨。

择日不如撞日,耶稣、亚伦和达里尔等好手立刻出发去寻找尤金了。

在“风暴”即将来临之际,昔日的战友们还是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重新站到了一起,这份袍泽之情是不会轻易断绝的……也只有如此,他们才能战胜前所未见的危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