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0

崔永元留遗言:希望我死后,能成为你们的骄傲

文 /依伊
来源:依伊伴读(ID:junsaoksj)

站在风口浪尖的崔永元,留遗言了。

11月5日,他在微博上说,希望我死了,也是传媒大学的骄傲。

这不是崔永元第一次谈及生死。

但之前,他总是以一个斗士来直面死亡,可在留言的前一天,中传的记者节上,疲惫憔悴的崔永元第一次露出了对结局的无力感。

崔永元,我们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主持人问:“中传媒大学怎么唯独对你这么好?专门留一个窗口给你开面馆。”

崔永元笑着说:“因为我现在是有今天没明天了,大家都知道我的处境。校领导用这种方式,也是表达了对一个教授的支持。”

崔永元现在是什么处境?一句“有今天没明天”,就已经概括了所有。

现在的处境是,他用一己之力,直面整个娱乐圈的肮脏,仅仅一个范冰冰就被罚了8个亿,但到今天他已经孤军奋战近200天,无人声援,甚至连在公共场合露面都很难。

现在的处境是,危险来自四面八方,像飞蛾扑火一样,不停的挑动一个又一个利益集团,明知必死,却又坚持不回头。

现在的处境是,有4个人已经冲入小崔在中传的办公楼胡搅蛮缠,我们不知道危险到底离他有多近。

但就是这样了,崔永元还在说,自己手里有更大的合同要揭发。

这不是致自己于绝境么?

处罚了一个范冰冰,但那些没有被处罚的,还欠着国家几个亿的XXX们,估计都是又惊又怕,恨不得立刻就能把崔永元挫骨扬灰。

这一切崔永元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肯回头。

崔永元,真的老了

但即便这样的处境,他依旧说“崔永元面馆不是有收益么,我们会把他所有的收益都捐出来,做一个崔永元钱庄。”

支持学校里的学生、老师,特别是那些贫困生,那些对艺术有追求的学生。

他还在为长眠在老山的将士,寻找亲人,他还在助力乡村教育事业,但他却从未想过自己。

主持人问:“大家都挺关心你,小崔,你还好吗?”

崔永元停顿了两秒,笑了两下:“不好”。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到底说出了多少心酸。

一个为国家已经挽回8亿税收,如果加上那些及时补缴税款的,挽回的可能不下百亿的人,一个为我们要回了对于转基因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的人,如今却用这两个字形容自己的处境。

到底是一个人的悲哀,还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崔永元,你的眼角是泪么

最后,主持人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崔永元说,“我以前是新闻系毕业的,然后当记者的时候,所有人都跟我说,怎么填介绍信?怎么提好问题?怎么做录音剪辑?怎么让他顺利的播出?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怎么面对死?

“我也不相信我这辈子会遇到这件事,但是现在确确实实的是遇到了,而且不是来自一个方向的死亡的威胁。”

“我觉得可能,我这辈子当记者,遇到的这个经历就算全了。真的,就算完全了。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哪怕我这一次是最后露面,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后悔的,我也觉得我是传媒大学的骄傲。”

说这些话时,他的语气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甚至有些叹息。

连云淡风轻的主持人,也下意识的说出了想说的话,“谢谢你的遗言,哦,留言。”

这是口误么?不是。

主持人也是中传人,她说“在这里,我们能得到最根本的支持、保护和收留。”

但也只有拼命保护崔永元的中传人,才能知道崔永元到底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多大的危险。

最边上的老师落了泪

有今天没明天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敢直言、敢举报、敢维护正义,向来没有好的下场。

2011年9月18日,揭露地沟油的记者李翔在返家途中,在电视台家属院大门处,遇刺身亡,身中十余刀。

最终,案件被定性为抢劫案。但网友质疑,“抢个笔记本电脑用得着刺十几刀吗?”

 地沟油揭露者 | 李翔

李翔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于遇害前3天,内容为“网友投诉栾川有炼制地沟油窝点,食安委回应未发现”。

2011年10月26日,坚持医药打假的高敬德,在北京上访被派出所接走,带回上海后的第三天离奇死去。

这个深知假药危害,常年奔波在打架一线,曾被无数暴徒殴打的斗士,就是以这种方式离开了我们。

医药打假第一人 |高敬德

08年,因女儿所吃的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被查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郭利代表几十万“毒奶粉”受害家庭控诉无良商家,结果却被雅士利公司状告敲诈勒索。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被广东警方以敲诈勒索罪名带走后,郭利自己的妻子反而成了雅士利公司证人。

妻子在他被捕前给雅士利的声明中这样写道:反对郭利的做法,并坚决不参与此事。而“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表现”

很多时候,连最亲近的人,都不一定支持你去维护正义。

因为在她们看来,螳螂挡车,必死无疑。

最终,郭利因为索赔300万被判入狱5年。而10年后,美国强生公司因为爽身粉致癌,被判美国法院赔偿47亿美元。

郭利在监狱内做的画

2012年8月10日,第一位点名“三鹿”的记者简光洲离职,他最后在微博上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东早10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所有的悲欢,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忍受都是因为那份纯真的理想。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们珍重!”

2010年因为曝光山西疫苗乱象,中国第一调查记者王克勤被离开,他说“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  

悲哀的是,他的预言全部成真了。

不要等到不幸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才会想起那些为我们抱薪取暖的人。

否则的话,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河事件、假疫苗的事件,都会一次次的重演,不知道那一次就会轮到你我。

崔永元说,希望自己死后,成为我们的骄傲。

但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死去的骄傲,而是让骄傲永远的活着。

崔永元,你不能死,你也死不起。

因为我们害怕,害怕你的结局,成为敢于讲真话、敢于维护正义的人的注解。

因为我们害怕,害怕有一天又出现“三聚氰胺”却无人发声,害怕有一天又出现“假疫苗”却无人敢于调查,害怕有一天又出现了税基的动摇却无人敢于扶一把。

从来没有什么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为这个土地终究是我们生存的土地,这个社会终究是我们生存的社会。

也许我们能做的不多,不能像传媒大学的师生那样,倾全校师生之力,以书生意气,凭文人之肩,保护、收留他们爱戴的崔永元教授。

我们也不能,像北京那些年轻人、那些大妈大爷一样,去中传站岗,自发保护他。

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他的微博下留下一个个赞,就是转发一篇篇文章,竭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呐喊。

我们要让他,更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而这,都是为我自己。

 文章来源:依伊:有书、读者签约作者,多平台邀约作者以女儿之名写文,以两手执笔写心,关注成长、情感和家庭,微信公众号:依伊伴读(lD:junsaoksj),个人微信号ccatg1。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275785104)授权。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辰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星辰网的观点和立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