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破坏王2》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无敌破坏王2》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成长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影片质量:4/5

非常推荐观看

有剧透

我非常喜欢《无敌破坏王2》,甚至比第一部还要喜欢,片尾第一个彩蛋我几乎在座位上笑昏过去。续集对前作的继承和发扬光大,在我看来体现了主创对这个系列的清醒认识和深思熟虑。可以说,《无敌破坏王2》,至少从三个方面超越了前作。

1.更大更现实的世界

动画,乃至其他各种形式的虚构作品的一大魅力在于造梦——所以还有什么比创造一个新世界更大、更吸引人的梦呢?

不过,对于早年靠狮子王、白雪公主、小美人鱼、小鹿斑比等经典文学形象起家的老牌动画制作者,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来说,创造世界本来并不是它的长处。真正善于创造世界的是2006年被迪士尼动画的母公司——华特·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mpany)收购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玩具世界、怪兽世界、海底世界、赛车世界、亡灵世界,创造这些都是皮克斯的拿手好戏。

但是2012年,迪士尼动画在《无敌破坏王》中创造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电玩世界,证明了自己也能“创世”,但这个世界还相对简单:只是一个中央车站(插座),连接着一个个小村落(游戏机)。接下来2014年,《疯狂动物城》一炮而红,不仅是因为它将动物城做得非常符合动物们的特征,更因为它利用动物对现实世界——劳动分工、政治正确、种族歧视——做了完美的影射。

《无敌破坏王2》超越了前作的电玩世界,创造了一个更加广阔的互联网世界。前作中的电玩世界是一个有着小车站的乡下村庄,而这个互联网世界则像动物城那样的大都市,并且充满了对现实世界的有趣影射,比如弹窗广告化身路边恼人的人体广告牌,弹窗拦截程序则化身身强力壮的保镖;各种网站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暗网则位于见不得人的地下世界。

p2524030968.webp.jpg

(京东比起亚马逊就这么寒酸吗?)

我们还可以看到,互联网上的信息多么爆炸,以至于刚刚接触互联网的拉尔夫晕头转向;而普通人们的注意力又是多么容易被转移,他们很有活力地从一个弹窗跳到另一个弹窗,但现实中却是一脸麻木的表情;影片也谈及了一些网络暴力话题,不过与主题无关,所以浅尝辄止。

而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冷笑话是影片试图解释为什么有的时候你的网络会突然毫无理由地令人抓狂地中断:那是因为你的上网化身在互联网世界里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广告牌砸得粉碎。

2、更多更高级的彩蛋

首先我要声明的是,我并不认为单纯地堆积经典形象是什么值得鼓励的做法。如果我是某个作品的粉丝,看到熟悉的形象,自然是会激动一下,但也仅此而已了。让形象露脸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用好它们却很难。

这一次《无敌破坏王2》深入到互联网世界,自然有机会搞一些跨界,于是这就到了迪士尼秀自己版权的时候了:大青蛙布偶秀、星球大战、迪士尼动画、漫威、皮克斯,应有尽有。

p2524030873.webp.jpg

罗列形象,这只是撩拨粉丝情绪的第一步,也是非常初始的一步。《头号玩家》中的大部分彩蛋都属于这一阶段(谁让人家版权多呢),而本片中大白、巴斯光年等形象的现身也都属于这一阶段。

前戏之后,下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是对经典形象的再演绎。这个就比简单罗列形象要更动脑子一点了。比如在迪士尼世界散发小广告的云妮洛普遭到了第一秩序冲锋队员的盘问,被索要“广告许可”。这非常符合冲锋队员们在来源作品中的形象,同时也融入了当前作品的剧情,还有一种反差萌。

p2524055907.webp.jpg

(冲锋队员经典台词:“You are coming with us, kid.”)

再下一个阶段,就该对粉丝进行猛攻了,这就是官方吐槽。吐槽通常都是在粉丝中产生的,一般是对作品的一种揶揄。而官方吐槽意味着创作者了解并接受了粉丝的这种观点,这会显得创作者理解粉丝、尊重粉丝,对收割粉丝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所以我们说——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云妮洛普与其他公主之间的互动戏,就对迪士尼动画早年公主戏中的盯水梗、打灯梗、唱歌梗、王子梗进行了一连串疯狂的官方吐槽,让人目瞪口呆、拍手称快。

迪士尼动画还顺便黑了一把隔壁的皮克斯——公主中那位操着一口让人听不懂的苏格兰盖尔语的梅莉达,来自皮克斯制作的《勇敢传说》,所以有公主悄悄告诉云妮洛普:“She\’s from another studio.”直译是“她来自另一个工作室”,中文字幕贴心地翻译成:“她来自皮克斯。”但其实在《勇敢传说》里梅莉达是讲英语的,带一点口音但完全不会让人听不懂。迪士尼动画知道粉丝喜欢看两家分庭抗礼,那就斗给你们看。

而那个让我笑疯了的片尾第一个彩蛋,也属于这种情况。首先,这个彩蛋其实之前出现在了预告片中,但是整部电影正片中都没有出现,我们一般把这种情况称为“预告骗”。所以在彩蛋一开始,妈妈问孩子:刚看了电影,为什么不开心?孩子一边玩游戏一边吐槽:因为预告片中的剧情根本没有出现嘛。接下来,拉尔夫闯入孩子的游戏中,上演了一出狂喂兔子的戏码,这一段本身就非常好笑。最后,镜头切换,我们只能听见兔子爆掉的声音和孩子惊恐的大叫——这个场景也很逗,但同时我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主创的官方吐槽。因为,迪士尼是一个目标观众是青少年的公司,从来不拍限制级作品。那么主创在这里故意没有展示兔兔爆掉这种限制级内容,却依然让观众感受到了,并且把片中他们本应该关爱的小朋友吓得哇哇大叫,让我觉得这就是在赤裸裸地吐槽说:“好人装久了,我也想坏一坏。”

p2514990046.webp.jpg(救救孩子)

3、更成人化的主题

说过了开心的,说一点伤感的——其实,“开心”与“伤感”,就是两部《无敌破坏王》给我的最终感受。

《无敌破坏王》的第一部,是一个关于认识自己、接受不完美的自己的故事。拉尔夫最终接受了身为“反派”的自己,而他接受的原因,是他获得了云妮洛普的友情。这个结局是非常让人开心的,而且也符合迪士尼动画积极向上的风格。

《无敌破坏王2》,从关注自己,延伸到关注两个人之间的友情是如何变化的。拉尔夫和云妮洛普,从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到渐渐生出嫌隙,是什么发生了改变?是他们的志趣出现了差异。但这种差异的出现也不是没来由的:拉尔夫只是一个情绪化、缺乏自信的反派,而云妮洛普是一个向往更高更快更强的公主。命运与性格决定了他们注定会出现这种差异。

这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面对的赤裸裸的现实:曾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变为形同陌路的陌生人。更加令人恐惧的是,很多时候你意识不到这一点,而意识到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你甚至不愿费什么力气去挽回。

这个话题更成人化、更让人伤感——而且更像是皮克斯的作品会讨论的。

不像前作,这部电影中甚至没有出现一个主拉仇恨的反派,真正的反派就是拉尔夫与云妮洛普之间的嫌隙,它在电影高潮中,借着拉尔夫买到的病毒,具象为一只像金刚一样的狂躁猩猩病毒(不知道华纳有没有给版权),几乎要摧毁整个互联网世界。而最终,拉尔夫击败它的方式,仍然是接受——接受他与云妮洛普已经不是同一类人的事实。故事的结局,云妮洛普留在了酷酷的“大都市”,追逐自己的梦想;拉尔夫回到平淡的乡间,继续自己平静的生活。两个人仍然是朋友,偶尔通讯,但难得相见。

这是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现实了,而且有些残酷。顺着成长的轨迹,我几乎能想象到下一部故事应该怎么拍:接入互联网后,游戏厅的生活也不再那么封闭了,但是拉尔夫与云妮洛普的联系却越来越少,拉尔夫似乎渐渐习惯了没有云妮洛普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云妮洛普成为知名车手并开始与某个名人约会的消息传到游戏厅,极大地刺激了拉尔夫,于是他发誓要夺回云妮洛普的友情。当然,故事的结局也可以遇见:他必须第三次接受,接受二人渐行渐远的事实,友情让位于家庭。

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

成长是孤独的。《无敌破坏王2》结尾,回到游戏厅的拉尔夫,继续工作、生活,参加读书会充实自己。他成长了,也成熟了。只是有时候,他会默默地一个人看朝阳。

没有谁是无法替代的,即便未来没有你,生活还是要继续;即便未来没有你,我仍然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X